[黑子的籃球] 慾望之上-青火

 

『有火的地方,才會有光。』

 

那是在青峰大輝家裡到學校的路邊。

公園很小,只有著幾架破舊的秋千,溜滑梯和木椅。

但是卻有著一個破舊的籃球架和小半場的場地。

水泥地打起來不是很舒適,但是因為沒有什麼人來,所以青峰總是來這裡練習投籃。

自從放棄練球之後,這個場地便再也沒有人來打球了。

偶爾有幾個小學生會嬉笑著在空地上玩鬼抓人。

但是只有一邊的籃框卻吸引不了年輕人聚集打球。

 

每次經過空曠的場地,青峰總是習慣性的看一眼。

以前帶哲來打過球呢,真懷念。

有時候也會想念鞋底摩擦過粗糙地板的觸感。

拍打著球時,不小心碰到地面的凸起導致球的路線改變。

拋出的球卡在籃框邊,只能緊急打電話讓紫原來幫忙取下的情況。

但是這些都過去了。

打完球後腳底板隱隱發疼的記憶。

從帝光畢業之後,開始變得遙遠的過去。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青峰注意到那小球場開始有個人進駐。

啊,是那個只會灌籃的傢伙。

但是現在看起來卻是一副認真練習投籃的樣子。

火紅的背影灼著他的眼。

青峰離開前不禁多看了幾眼球場上奔跑著的人影。

 

他來的時間很有規律,

蹺課的星期一,

五月在旁邊吱吱喳喳的星期三,

陰雨的星期五。

週末青峰沒出門,所以他不知道那人有沒有來,但他想應該是有的吧。

連續幾個禮拜都是如此,

星期一,星期三,星期五。

這幾乎要變成青峰大輝的習慣了,晚上回家時總是要瞥一眼小球場上的動靜。

有時候沒瞧見人影,心底總是有小小的惋惜。

如果在非固定的時間遇見,卻又忍不住駐足。

 

認真的背影讓他看見過去的自己。

投籃還是籃板球還是灌籃什麼的。

流汗的感覺。

突然間讓人有那麼一點懷念。

但是僅止於懷念而已。

練球這檔事對青峰大輝來說。

更多是存在於腦中一小區塊的回憶。

那樣子的 讓他想念過去。

 


某天,小場地上的紅色人影不再孤獨,多了一個黑髮的少年。

那人他認得,和紫原同個學校的樣子。

但是記憶也就僅止於此。

兩個人打著球,雖然距離有點遠,但是青峰想他應該是笑著的吧。

回家的腳步不停,青峰將書包甩在肩上。

將打球的兩人遠遠在身後。

 

 

兩人出現的時間多了,除了一三五外還多了星期四。

幾乎每天放學回家都會看見兩人的身影。

有次青峰回家時和兩人擦肩而過,無意間看到,兩人的頸間帶著由同樣戒子串成的項鍊。

就像是心臟突然被誰狠狠握住一般,青峰的心情頓時變得糟透了。

接下來那禮拜他的情緒特別暴躁,

對任何一個來打擾他天台睡眠時刻的人都沒有好臉色。

連五月都受不了的逃離開他的身邊,也不再糾纏著要他去球隊露露臉。

但是青峰依舊讓那抹火紅留在他放學的視線裡。

就算那團烈火燒得他心情煩躁。

一個月,兩個月。

青峰發現黑髮少年出現的次數漸漸減少,有時候整個禮拜都只有他一個人孤單的投籃。

有時候甚至像發洩似的瘋狂灌籃。

而後筋疲力盡的躺倒在籃架下。

 

該不會再也不出現了吧。

路過瞧見的青峰惡意的想著,手上拎著宵夜正準備回家。

卻意外的發現一顆球滾到他的腳前。

『抱歉。』

那抹火紅跑到他面前想撿起因砸到籃框而滾走的球。

青峰挑挑眉,一腳踩住腳跟前的籃球。

『來打一場吧。』

他其實不明白胸口裡這股想打球的衝動是從何而來。

還是只是不忍心看著對方孤單。

他只是突然,

很想打球罷了。

大掌一把捉起球,外套書包宵夜和隨手扯下的領帶一起丟在籃架下。

青峰率先運球灌籃得分。

『欸你這個人怎麼這樣。』

對方不甘示弱的搶下球,也回敬了一個灌籃。

青峰嘴角的笑痕沒有消失過,看在對方的眼裡卻只覺得像是嘲諷。

殊不知青峰大輝是真的心情很好。

好到可以和這個傢伙在小球場裡玩耍似的比賽灌籃。

這種酣暢淋漓的感覺有多久沒有了呢。

這種久違了的暢快流汗的感覺。

青峰大輝打從心底覺得舒暢。


 

又到了夏天。

陰雨綿綿又悶熱潮溼的夏天。

這個星期六青峰大輝煩躁的在家裡待不下去。

這種要死的鬼天氣!濕度超高不說,明明烏雲密布卻硬是不下雨。

搞得他滿身大汗,整天不知道沖了幾次澡。

 

突然有點想念總是滿身清爽的哲。

抱著他似乎連空氣都會變得涼爽。

 

煩躁的抓起鑰匙,青峰決定出門買東西。

經過公園,他習慣性的瞥了一眼,沒看到熟悉的身影。

可能是因為太熱了吧。

走進附近的便利商店,涼爽的冷氣稍稍紓緩了他煩躁的情緒。

青峰漫不經心的在展示架之間閒晃著。

最後拿了啤酒和幾包零食,結帳。

當然,高中生未成年是不能買酒的,但是店員倒也沒敢跟他要證件檢查。

光看到他直逼兩米的身高和沒有笑容的臉,拿著商品刷條碼的手都抖了哪裡還記得要檢查什麼東西。

 

拎著裝著啤酒的塑膠袋,青峰咬著冰棒走回家。

不是什麼特殊口味的冰棒,很平常一般的蘇打口味。

微微的酸總是能稍稍降下一些暑氣。

這冰棒給人的感覺很像哲。

很普通,放在冰櫃裡樸素的包裝總是容易被忽略。

吃起來清清淡淡的,但是卻很舒服。

連透明的像是要消失一般的顏色都很像。

青峰被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給逗笑了。

 

然後他看到了。

在他以為無人的球場看到一個火紅的人影。

他坐在地上,臉埋在膝蓋間,籃球孤零零的躺在一邊。

青峰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停下腳步。他站在公園邊,看著。

冰棒在他嘴裡融了,刺得他牙齒一陣酸軟。

一滴雨水濺下,淅瀝瀝的開始下雨了。

球場裡的人沒動,青峰也沒動。

青峰看到他仰起頭,任雨水從他臉上落下,然後看到站在路邊的他。

腳步動了。事後青峰回想,他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什麼會過去。

他走近,掏出塑膠袋裡的啤酒。

對方臉上的水滴遠比天上落下的雨水要來的多。

是眼淚吧,青峰想。

『拿去。』

將冰涼的啤酒塞進他手中。

青峰轉身離開。

留下他的啤酒和開始傾盆的雨。


 

 


接下來的一個月,球場再也沒有人出現。

青峰心裡有點在意,但是他不明白這種情緒,只好蹺課躲在天台睡覺。

終於,他看到了朝思暮想的人影。

但是他的對面站著另一個人。

斷斷續續的爭執聲傳來,兩個人彼此咆哮著。

距離有點遠,青峰只能聽到部分字句。

『…只有籃球…』

『…錯誤…別人…』

『…背叛…』

然後他看到黑髮少年大力推開想抱住他的對方。

他猛得翻過欄杆朝兩人衝去,一拳揍向黑髮少年,將他白皙的臉龐揍得紅腫。

然後一把抓起身旁人的手腕,大步離去。

將人帶進家裡,青峰瞬間就後悔了。幹嘛沒事去淌這攤混水。

他搔搔頭,從冰箱裡拿出水,遞給對方。

他怔愣著,伸手接過冰水。卻伸手握住青峰縮回的手掌。

將冰涼的瓶罐倚靠著發紅的指節。

青峰握著拳,任由他拉著,眼睛盯著紅髮中間的髮旋。

氣氛很安靜,沒有人說話。青峰甚至覺得讓對方拉著自己的手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從沒想過除了五月之外還有人會這樣子握著他的手。

電鈴響起。打破了這微妙的平衡。

青峰尷尬的抽回手,走去開門。

『紫原?』

門外站著紫原,正嚼著薯片。

『唷。』

舉起手打過招呼,紫原將手上的薯片拿給青峰。

『幫我拿一下。』

青峰接過零食,困惑著。

紫原突然一拳揍向青峰。

『操!紫原你發神經啊。』

臉頰不偏不倚的中了一記。青峰火大的咒罵著,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

『解決了。』

敦慢吞吞的從青峰手上搶回快被捏碎的薯片。

青峰這時才發現紫原的身後站了一個人,是那黑髮少年。他好像有點明白了。

『紫原。』

青峰瞇起眼瞪著紫原。

幫著外人欺負自家人嘛,紫原敦你好樣的。

『做了這樣的事情,就算是小青峰也要被捏碎的喔。』

『請問,大我沒事吧。』

紫原背後的男孩開口了。

青峰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甩上門。

 

房裡的火神靠在沙發旁,手上仍拿著冰透的涼水。

青峰走過去,學著他在地上坐下,將水瓶搶過,敷在自己紅腫的臉頰。

『對不起。』

他聽到旁邊的聲音說著,冷哼了一聲,沒回答。任由他開始敘說一切。

不過就是你愛他他不愛你他又愛他這樣的戲碼嘛。

青峰舔舔破皮的口腔,嘗到一絲鹹味。

突然湊過頭,吻住火神,將舌頭上的血腥味傳過去。

 

只是很想這麼做,所以便做了。

事後火神問他,青峰只是聳聳肩的這麼答了。

 

火神掩著唇,瞪著悠哉退開的青峰。

『好了,有時間在這邊哭哭啼啼, Winter cup 是又要被我擊潰的準備了嗎。』

成功的激怒了單純的火神,只見他從地上跳起,怒氣沖沖的甩門離去,只留下一句話:

『Winter cup 的時候等著瞧吧!』

 

他走了。

青峰躺在地毯上想著。

舔舔唇,方才的觸感好似還留在上面。

他瞇著眼眸,平靜無波。

 

突然有點期待 Winter cup 快點到了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