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 Triple-double (2) – 青火黑

*CP:青火黑

*大學設定有


新家的第一晚,黑子失眠了。

雖然房間很大晚餐吃很飽床很軟被子很香枕頭很蓬鬆床單很舒服,但是他就是睡不著。

他摟著被子起身,赤足踩在火神剛拖過地,一塵不染的木質地板,輕巧的沒有發出聲音,靜靜的推開同樣位於二樓的陽台玻璃門。三月底依舊是寒冷的春日晚上,竄進的冷風讓他不由得揪緊身上的被子踮著腳尖窩進了陽台上的躺椅內。

明明提議要三個人一起住的是自己,現在真的搬進來之後,卻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是真的和火神君以及青峰君住在一起了嗎?

簡直就像夢一樣。

真的,可以離青峰君這麼近嗎?

真的可以這樣貪心的,什麼都想擁有嗎?

可以一直這樣下去嗎?

會被懲罰的吧…一定。

將露在被子外的腳趾縮了進來,黑子在躺椅上蜷成一團蛹。

火神從玻璃門看出去時就是這麼一幅景象。

黑子像二號睡覺時一樣將整個身子縮起來,整個人被躲在被子下,看起來小小一隻,有點可憐。

第一天搬新家就不開心嗎?還是想家了?

火神推開門,走到黑子身旁彎下腰,大掌隔著被子壓住黑子的頭。

『火神君?』

黑子從被子的縫隙中看見火神的腿,小聲的喊著。

『怎麼還不去睡覺?』

放開手,火神在另一張躺椅上面對著黑子坐下。

黑子從卷成團的被子中掙扎而出,轉身撲進火神懷中。

那瞬間火神稍微恍了下神,身後挾著被子撲向他的黑子,看起來簡直就像是披著白紗朝他飛奔而來的新娘,

他張開雙臂擁住投入懷裡的黑子。

黑子蹭進火神的臂彎,頭枕著火神的胸膛。

『火神君不是也還沒睡嗎,今天明明做了這麼多家事應該很累了吧。』

『啊,因為搬新家太興奮的關係,所以有點睡不太著。』

火神不好意思的搔搔頭髮,火紅色的髮絲在橘紅色路燈的照耀下散發著微微的光圈。

『火神君真的很像小朋友呢。』

黑子靠得離火神更近了些,默默的將手貼近火神的胸膛。

『謝謝你,火神君。』像嘆息似的開口說著。

關於這一切,謝謝你。

謝謝你成為我的光。

謝謝你,讓青峰君再次開始打籃球。

謝謝你,在我身邊。

『什麼?』

沒聽清楚黑子說什麼的火神低頭詢問。

『沒什麼,新家真的好棒呢火神君。』

這個表情,火神有點恍惚。

黑子開心的時候雖然不太會表現出來,但是嘴角會幾不可見的揚起一絲弧度,然後雙眼微微的瞇起,像是連眼睛裡的愉悅都要隱藏起來似的瞇著。比起比賽贏球時的開朗笑容,其實火神更喜歡在不經意時發現黑子這樣隱藏著的開心,像是要把和兩人之間的一切都悄悄藏在心底般的獨自樂著。他喜歡那雙微瞇著卻又不經意露出笑意的眼睛。

『真的吧,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呢。』摟著黑子,火神抬頭看著在新家第一次的月圓。

能夠和黑子一起生活,的確是夢寐以求的日子。

晚餐時看著黑子一臉幸福的吃著自己煮的飯,他便忍不住從心底冒出的滿足感。

希望能夠就這樣一直走下去吧。

不知道在外面呆了多久,相偎的體溫讓兩人感覺不到寒意,胸口前枕靠著的人兒呼吸逐漸平緩,規律的發出小小的鼾聲。

將手伸到黑子腿下連著被子攔腰抱起,火神將黑子送回房間裡,卻在將他放在床鋪上時,發現在被子下緊揪著自己衣角的手。火神輕輕的扳開抓握著衣服的手指,沈睡的黑子皺了下眉,執意的纏了回去。

火神只好躺上床,將黑子圈近懷中,小小的肩膀靠著自己的胸膛,睡得好熟。

就這樣看著睡著的黑子,本來了無睡意的火神也漸漸閉上眼。

再次醒來已經是清晨五點半,從床上爬起來,火神準備去晨跑。

『火神君?』

少了溫暖懷抱的黑子醒了過來,眨著惺忪的睡眼問,

『我要去晨跑,你繼續睡吧。』傾身在柔潤的唇上落下一吻,火神伸手替他拉好被子。

『火神君請順便帶二號出去散步吧…』黑子沒有抵抗睡意,只是在昏睡前喃喃的叮嚀著。

火神聽到黑子的要求後僵住了,帶….帶二號去散步?黑子是認真的嗎?睡昏頭了吧?

猶豫的看著再次沈睡的黑子,思考著是否要把黑子搖醒問個清楚。

想了老半天,火神還是哭喪著臉下樓了。

聽到下樓的腳步聲,二號豎起了耳朵,從腳掌間抬起了頭,開心的對著火神汪了一聲。

火神一拿起黑子掛在狗屋旁的狗繩,二號便跳了起來在他腳邊打著轉。

『冷靜一點啊你…』冷汗涔涔的火神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將扣環套上二號的項圈,然後將另一端綁在自己的手上。對著二號說。

『待會要好好的跟著跑步啊二號。』便牽著二號一起出門慢跑了。

一人一狗的清晨慢跑還算順利,雖然有時候二號會拉著火神停下來,讓他不得不原地跑步的等著二號解決完生理需求,才能繼續往前跑。但是基本上來說火神第一次帶二號散步的工作算是順利結束了。

氣喘吁吁的一人一狗終於回到家,二號立刻衝到水盆前將頭埋了進去,然後嗚嗚的趴著喘氣。

火神上樓將滿身汗水沖去後,便下樓準備做早餐,才做到一半便聽見黑子下樓的聲音。

『火神君早安。』

黑子還穿著睡衣便下樓來了,朝廚房走去的時候經過二號的狗屋,黑子蹲下來拍拍趴在軟墊上的二號。

『二號今天怎麼感覺這麼沒精神呢?』

黑子困惑的問著。

『剛剛我帶二號去慢跑了。』

『火神君帶二號去慢跑?』黑子驚訝的膯大雙眼,像是聽見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一般。

『不是黑子你拜託我帶牠出去的嗎。』

俐落的將煎蛋翻面,火神一手將榨好的柳橙汁推給黑子。

黑子蹲在二號旁邊和牠眼神對視。

這樣子的一個男人,願意替你煮飯做菜洗衣服,晚上睡不著陪你聊天,就算害怕但還是去幫你溜狗…

黑子站起身走到火神身後,伸手環住火神的腰,頭輕輕的靠在火神的背上。

『真的,太幸福了呢。』

『早安。』

打著哈欠,赤著上半身的青峰也下樓來了。

『早餐吃什麼?』

一屁股坐在餐桌旁,青峰用手撐著臉頰,一副還沒睡飽的模樣。

『相較之下,青峰君無論是在哪個方面都慘敗呢。』

放開手,黑子喝了一口鮮榨的柳橙汁之後,輕輕的說了。

『蛤?』

這是兩個男人異口同聲發出的問號。

『對吧二號?』

『汪!』


TBC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