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 Triple-double (3)

*CP:青火黑

*大學設定有

 

 

『便當。』

將準備好的便當遞給吃完早餐但是依舊坐在餐廳吧台前等待的黑子。

『中午可以去找火神君一起吃嗎?』收下用淺灰色橫紋布包好的便當,黑子問著。

『喔,下課後就過來吧。』

『笨蛋神,我的份呢?你該不會只有準備黑子的吧!』青峰一手拿著土司,一手從後方勾上火神的脖子。

『你的份跟我包在一起啦。』

『蛤,為什麼我不是自己一個?』

『要不是擔心你還沒中午就會先把便當吃光然後午餐沒飯吃餓肚子,我有必要這麼麻煩嗎!!』

一邊對著青峰碎碎念,火神俐落的包著另一份特大號便當。當然,白飯是用另外的便當盒塞得滿滿的分開裝。

『噢嗚有炸蝦!』

完全無視火神的碎念攻擊,青峰眼明手快的從未闔起的便當裡撿起一隻榨得金黃酥脆的蝦子,狼吞虎嚥的啃下。

『白痴峰不准偷吃!!!』

一掌巴上青峰的頭,火神生氣的跳腳吼著。

『火神君,青峰君再不出門上課就要遲到了喔。』

黑子輕盈的跳下高腳椅,一面不忘將自己的便當牢牢護在懷裡,以免受到青峰的毒手。

『黑子等等我!』

將便當包好,火神將逼近巨無霸等級的便當塞進包包裡,跟在黑子身後衝出門。

『笨蛋神等我!』拎起放在玄關的包包,青峰也急匆匆的套上鞋子,甩上門。

二號抬起後腳搔搔耳朵,打了個哈欠後便趴下繼續睡覺。

終於能夠安靜些了,汪。

 

進了校門口後,因教室在不同方向的三人就要分開行動了。

『火神君和青峰君要認真上課喔。』黑子朝著火神和青峰說。

『喔!』青峰笑著答了。

『黑子中午記得來找我們一起吃飯。』

兩人一邊朝教室方向跑著一邊朝黑子揮著手。

黑子著迷似的看著朝著太陽跑去的兩人的背影,然後才驚醒般的想起自己似乎也快遲到了,快步的朝教室奔去。

 

對青峰和火神來說,成為體保生或許是他們人生規劃中的一小部分,但是還有一大部分是他們從未設想過的。

例如說,兩個人待在同一支球隊;上理論課時一起睡著,沒記清楚教授出的功課和報告,隔週一起被教授罵得狗血淋頭;每天中午三個人一起吃飯、睡午覺;同居。

在這之中,成為同一支隊伍裡的球員,大概是最令他們兩人無法接受以及協調的部份了。

訓練基本上是沒什麼問題,經歷過赤司和麗子瘋狂訓練的兩人對於怎樣的訓練強度都是全盤接受。

只是同樣是打前鋒位置(PF)的兩人,常在練習時被分到不同隊進行練習賽,然後整場比賽就會逐漸演變成青峰以及火神兩人一對一進入ZONE的對決,有一次甚至差點扭成一團。
這樣子的走向讓球隊教練每每氣得臉紅脖子粗,然後上前將兩人分開,叫去坐冷板凳。

『也是有好處啦。』

某天吃完午飯後,火神手向後撐著地,一邊看著青峰說著。

『什麼?』吃飽喝足的青峰躺在草地上,嘴裡咬著不知從哪摸來的草桿。

『這樣我隨時都有可以跟你 one on one 的機會了!』

『就為了這個?到時候先發機會被我得到的話你就不要抱著我求饒。』青峰哈哈大笑著回應。

『我一定會成為先發的!』青峰得意的態度讓火神有點不爽。

『不管誰先發我都會去幫你們加油的。』黑子放下便當盒,開始收拾。

『吶,來打賭吧。』青峰突然一臉興致盎然的模樣翻坐起身。

『打賭?』

『得到先發位置的人可以讓輸的人做一件事,如何?』

『感覺青峰君就會做出無禮的要求。』黑子迅速的下了評論。

『成交!』火神乾脆的伸出掌和青峰對擊,『等著做一個月的家事吧青峰大輝!』

兩手相擊的瞬間,兩人視線對望。彼此的眼中都有的非贏不可的慾望。

但是誰也沒想到,這場賭局竟永遠都沒有等到結束的那天。或許該說,還未結束,便迎來了另一場令人措手不及的意外…

 

『嘿,二號,要去晨跑了。』

依舊是個普通的平日早晨,火神現在越來越習慣早上帶著二號一起出門晨跑了。解下掛在牆角的狗繩,將扣環勾上二號的項圈。

『要出發了。』

看了眼放在吧台上的手機,火神想了想還是決定不帶著。

打開大門,清晨濛濛的陽光灑近玄關,火神深吸了口冷冽乾淨的新鮮空氣,邁開步伐,進行每日慣例的跑步。

真的,這一切看起來跟平日沒什麼不一樣。

一樣經過了那間還未開始營業的小書攤;老闆朝外灑著水的水果店;24小時營業的超商;早起通勤的學生三三兩兩的騎著腳踏車或是走路往車站的方向去,偶爾有幾個人會對著他們揮手。這一人一狗的晨跑組合這個月以來在居民間已然變得熟悉,居民們都知道那紅頭髮的高個子男孩是OO大學的學生,和另一個藏青色頭髮的男孩和有著水色頭髮,長得很秀氣的男孩,三個人住在街尾那棟很漂亮的小洋房裡。手上綁著的二號也是很受到女孩們的歡迎,讓火神常常從居民那接受到要給二號的零食或是狗罐頭之類的禮物。

火神和二號的晨跑旅程繼續著,清晨的馬路上車輛寥寥無幾,一直來到了某個路口。

正在等著綠燈的時候,二號突然掙斷了狗繩,朝路中間跑去,火神吃了一驚,眼角視線瞥見一輛不知是因為喝醉酒還是打瞌睡而顯得搖搖晃晃的車子,以異常的車速朝路中間的二號衝去,他想也沒想便撲了出去,右手將對著車子狂吠的二號撈起,左手撐地的朝旁邊滾去。

雖然火神的反應時間很短,也已經盡可能的加快了動作,卻仍舊是被車子的衝擊力給撞到了路邊,後腦杓撞到了停在一旁的車子。

『啊~~~~~!!』恍恍惚惚的,他聽到有人在尖叫。

二號不停的舔著他的臉,狂吠著。

『溜狗的紅髮小子被車撞了!!』

啊,那是賣早餐的昭倉先生的聲音吧…怎麼叫我溜狗的紅髮小子…

一群人圍到火神身邊,嚷嚷著叫救護車叫警察,啊啊啊啊啊他流血了,場面一片混亂。

火神沒有印象了,他只記得提醒自己下次要告訴昭倉先生自己的名字叫火神大我,然後要二號別再舔他的臉了…

 

睡的正熟的黑子被急促的門鈴聲拍門聲以及叫喊聲給吵醒,他心想『火神君晨跑還沒回來嗎?』一邊走下樓開門,經過青峰的房間,從微掩的房門看見房內的人依舊睡的四仰八岔,完全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打開門,門外站滿了黑子覺得似乎在哪裡見過的人們,臉上寫滿著焦慮及擔憂。

『請問有什麼事嗎?』

『溜狗的紅髮小子是住在這裡沒錯吧?』

一個圍著圍裙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插嘴道。

溜狗的紅髮小子…大概指的是火神君吧?畢竟從哪方面來說都符合。

『火神君是住這裡沒錯。』黑子點點頭。

『他剛剛被車子給撞啦,現在正送到市立醫院去了,唉唷也不知道那傢伙怎麼開車的,人家好端端的跑個步也能撞到…』

後面的話語黑子沒有聽進去,他眨了眨淺色的眼,握著門的手鬆了開來。後退一步,他轉身朝樓上衝去,留下敞開的大門以及門外報消息的鄰居們。

『青峰君,火神君出車禍了!』

平素冷靜平淡的嗓音參雜了驚慌失措,他奔進青峰的房間將他搖醒,纖細蒼白的手指顫抖著手足無措。

『操!』

青峰嚇醒了,他跳下床,將黑子推回房間,叮嚀他先換好衣服,然後自己跑進火神房裡翻箱倒櫃的找出健康保險証以及學生證,在回到房裡匆匆套上衣服。

拉著臉色蒼白的黑子回到大門口。

『黑小子,要去醫院的話我可以載你們。』

熱心的鄰居大叔,開車載著青峰和黑子朝醫院直奔而去。

一路上黑子的手依舊不停的發著抖,他緊緊的握住雙手想抑制這股顫抖,卻是圖勞。

青峰伸手握住黑子的手,堅定的看著黑子的眼。



『火神會沒事的。』

 

TBC

——————-

我…我揪竟對小火神做了些什麼….(痛哭)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黑子的籃球] Triple-double (3)”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