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 Triple-double (5)

*CP:青火黑

*大學生活有

*捏造有

 

回家真的是場災難。

 

牽著火神進門後,二號朝他們飛奔而來,在三人的腳邊轉著圈,差一點將火神絆倒,黑子只得先把二號抱開,讓青峰牽著火神將他安置在客廳的沙發上,才把二號放下。青峰和黑子鬆了口氣般的在他左右落坐,突如其來的靜默降臨在客廳,只聽得見二號的腳步聲以及尾巴掃過地板的刷刷聲。

黑子輕輕的將頭靠在火神肩上,不發一語。青峰則是呆呆的望著天花板。

『晚上要吃什麼?』

青峰率先受不住的打破沉默,問著。

『青峰君我不會煮飯…』只會煮水煮蛋。

黑子吸了下鼻子,開口說。

『我…』青峰本來下意識的想回答我怎麼可能會這種事情,但是在脫口而出的那剎那硬生生的忍住了,改口成『不過是煮飯這種小事,交給我吧。』

『你真的會煮嗎?』火神懷疑的問著。

『別…別小看我!』青峰捲起袖子就朝廚房走去,豪邁的拉開冰箱檢查食材。

做炒飯好了,炒飯應該最簡單,青峰默默的想著,開始準備晚餐。

『青峰君沒問題嗎?』黑子困擾的頻頻回頭朝廚房望去。

『只能暫且相信他了。』火神也不太有把握,畢竟青峰大輝和煮飯這兩個名詞幾乎完全無法連接。

聽著從廚房傳來的水聲、刀子和砧板相擊發出的聲音以及開瓦斯的聲音,感覺是挺順利的。

但是如果沒有聞到那一絲燒焦味的話…或許會更完美些。

因失明後顯得更為敏銳的四感,火神除了聞到焦味,還隱隱約約聽見青峰低聲咒罵的聲音:

『操,為什麼看起來跟笨蛋神做的不太一樣。』『這罐應該是鹽吧?』『燙死我了!』

終於在青峰的一番奮戰後,將晚餐端了上桌。

領著火神在餐桌旁落座,黑子遲疑的開口了。

『青峰君,這是什麼?』

那一盤看起來又乾又硬似乎是白米被炒的發黑,加上看起來應該是紅蘿蔔的硬塊以及一整株花椰菜。

黑子拿筷子撥弄著眼前的食物,那埋在下方黏糊糊的燒焦物…應該是蛋吧?。

『炒飯。』硬著頭皮回答了。

『…有熟嗎?』

『反正就全部丟下去一起炒,應該有熟吧。』青峰自己也沒多大的把握。

火神嘆了口氣『青峰,飯要先煮熟才能變成炒飯吶。』

像你這樣整把生米丟進去煮,就算煮到天荒地老米也不會軟,更別說這米還不知道有沒有洗過。

最後他們的晚餐還是黑子打電話叫了外送解決的。

將煎餃擺在火神面前,青峰把筷子塞進火神手裡。

關於這點他們在住院的時候爭論過了,火神不想要像中風老人一樣的被餵食,他認為自己好手好腳吃飯對他來說應該不是件困難的事,青峰和黑子也只好妥協。幸好醫院裡的伙食大多用湯匙便可以食用,所以也沒有對火神造成多大的困擾。但是用筷子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火神第五次嘗試用筷子戳起煎餃失敗後,黑子搶過他手上的筷子。

『火神君,請讓我餵你。』黑子用意外嚴肅的聲音對火神說著。『不然我怕火神君會餓死。』

然後夾起一顆煎餃湊到火神嘴前,逼他張口。

或許是真的餓了,火神這次沒再反抗,乖乖的張口咬下湊在唇前的煎餃。

黑子滿意的湊上前在火神頰上落下一吻。

『火神君真乖。』然後繼續餵食。

一旁被冷落的青峰默默的夾起自己的燒賣塞進火神口中。

『吃多一點看會不會好的快一點。』他喃喃的念著。

『白痴峰你是想害我噎死嗎!』嘴裡的煎餃嚼到一半還未吞下就被青峰一下塞進的燒賣給塞滿了嘴。

火神好不容易嚥下嘴裡的食物便急吼吼的嚷著。

『下次吃漢堡好了啦,省得還要哲餵你。』又是一顆燒賣堵住火神的嘴。

『嗚嗚嗚嗚嗚嗚嗚!』去你的青峰大輝!

 

身體清潔的工作一樣是由黑子和青峰合力完成。

礙於火神身上的傷口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也只能簡單的用毛巾沾水擦洗過而已。

牽著火神進到一樓的房間,這時他們很慶幸火神當初挑了這間房子,空房間很多,才能在一樓整理出一間給不方便上下樓的火神暫時當做睡房。

帶著他在床沿坐下,黑子忍不住抱著火神的腰,把臉埋進火神的肩膀中。

還是要這樣真切的擁抱著,才能感受到彼此的溫度,才會覺得火神是真的還在自己身邊,沒有失去。

『沒事了。』火神嘆了口氣,本來想將黑子抱到腿上的,但是偏偏腳上也有傷口,只好用手臂摟著他。

『火神君要快點好起來才行。』黑子的聲音悶悶的,大概是因為臉埋在肩膀上的關係吧。

『那當然,不然我怕青峰哪天把我們家燒了都不一定。』開著玩笑,火神試著裝出不在意的樣子。

『火神君也早點休息吧。』 黑子抬起頭,離開火神的懷抱。他將火神推上床,拉好被子,俯身吻了火神。

『終於輪到我給火神君晚安吻了。』

『晚安,黑子。』像是夢囈一般的嘆息著。

『晚安,火神君。』

 

在青峰去洗澡的時候,黑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著呆,突然像是決定了什麼,跑上樓將自己的枕頭抱了下來,悄悄打開火神的房門。

眨了眨眼,稍微適應了房內陰暗的光線,他看見被子下的身軀正一陣一陣的抽動著,間雜著小小的啜泣聲。

火神君…在哭嗎?

黑子遲疑的往前跨了一步。

那是當然的吧,突然看不見了,總是會感到害怕的吧。 如果真的看不見…就不能再打籃球了…。

再怎麼說,平常可靠的火神君在這種時候也只是個脆弱的孩子啊…如果自己能為他多做些什麼該有多好…

黑子抱著枕頭,爬上了床。

『今天晚上我決定要和火神君一起睡。』

他假裝沒發現火神在哭,擺好了自己的枕頭之後,伸手將火神的頭摟進自己懷裡。

『現在,讓我保護你吧,火神君。』

第一次,火神在黑子的懷裡痛哭出聲,手緊緊的擁抱著黑子,像是這樣做便能得到更多勇氣一般,將心裡的不安以及恐懼全部轉成淚水宣洩。

洗好澡的青峰不知何時靜靜的靠在門口,看著黑子摟抱著火神的模樣。

心臟像是被揪住似的發疼,不知道是為了這樣子脆弱的火神,還是因為展現出像聖母一般溫柔的黑子。

前所未見得姿態讓他的心底產生了些許不同的情緒。

走進屋內,他躺上床,從背後將火神以及黑子一起擁住。

『我會,守護你們的。』

他低聲說著像是宣示一樣的承諾,然後收緊了手臂。

打從心底深處真誠說出的承諾,就在三個人擁抱著入眠的這個夜晚,悄悄成立。

 

TBC


————————-

我…我好像中毒了…(倒地)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黑子的籃球] Triple-double (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