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 Triple-double (6)

*CP:青火黑

*大學生活有

*捏造有

 

回家後的隔天,在黑子和青峰的協助下,火神將整個一樓的格局重新用他的雙手和跌倒重新熟悉過了。

伸出手緩慢摸索著,黑子則是在旁邊告訴他現在的位置,讓他用身體習慣這個空間。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二號被關起來的時候進行的,有鑑於火神已經被二號絆倒好幾次了,黑子只好用繩子將二號的行動範圍侷限在狗屋附近。

『對不起了二號,為了火神的安全暫時委屈你了。』

最後一次在火神堅持不讓任何人攙扶的情況之下,終於順利沒有絆倒任何東西的從房間走到客廳。

黑子擔憂的望著火神稍嫌踉蹌的的步伐,被青峰握住的手幾次忍不住想掙脫開去扶住火神,但還是被青峰給攔住了。

果然,請他們來是對的吧。

伸手觸碰確認了沙發的位置,火神喘了口氣坐下,抬頭笑了下。

『看吧,我一個人在家也行的。』

『絕對不行。』黑子的反駁和電鈴同時響起,青峰過去打開門。

『Taiger!!』隨著尖叫聲和熟悉的味道一起衝到他面前抱住他的…阿列克斯?

『阿列克斯你怎麼會在這?』火神吃了一驚,伸手推開死命摟住他的女人。

『我也來了,大我。』清朗的男音在客廳裡響起,冰室辰也伸拳搥了一下火神的肩膀。

『你們…』火神不敢置信的張著渙散的瞳眸,試著伸手想碰觸冰室。

『是青峰打電話讓我們來的。』冰室微笑著解答了火神的疑惑。

『咳…那是因為哲不放心放你一個人在家裡,你爸媽又在國外,我們只好退而求其次的找他們來了。』

青峰咳了聲,紅著臉撇開頭。

『大我你真是個壞孩子,發生了這麼嚴重的意外怎麼可以不告訴我們呢。』

阿列克斯生氣的伸手彈了下火神的額頭,然後又心疼的摟住他。

『看到你這樣我好難過啊啊啊啊。』嗚。

『Sorry,不是很嚴重啦,所以才沒有通知你們,說不定明天就好了。』

火神不好意思的抓著頭髮。

『住院的錢沒問題吧?』冰室問著。

『嗯,因為是對方喝了酒的關係,所以住院的錢對方都幫忙支付了,還有從保險公司那邊也拿到了一些錢。』

黑子點點頭幫忙回答了。

『從明天開始黑子他們去上課的時候就是由我照顧你了。』

阿列克斯高興的向火神宣布了這個消息。

『不過因為要學校的關係,所以辰也只能待兩天就要走了。』

『你們能來看我就很高興了!不用這麼麻煩…』

火神話還沒說完就被冰室打斷,他沈痛的望進火神無神的雙眼。

『麻煩什麼,你出了事我跟阿列克斯怎麼可能會袖手旁觀?再說你現在這個樣子一個人待著也危險,就讓她照顧你吧。』

嘆了口氣,冰室伸手壓住火神的肩膀。

『你可是我的弟弟啊。』

沉默了一會,火神才慢慢的吐出一個字。

『Thanks.』

這是他現在唯一能說的話了,其他的話似乎都顯得多餘。

『在你們的廚房被阿列克斯摧毀之前,今天晚餐由我來準備吧。』冰室朝黑子笑了下,逕自朝廚房走去。

『雖然沒辦法煮得跟大我一樣美味,但是至少還能入口啦。』

聽到自己的廚藝被批評,阿列克斯一點不開心都沒有,她還是有點自知之明啦,所以當年住火神家的時候她一次都沒有下過廚。

『辰也在你走之前請至少教會青峰如何做炒飯。』

火神已經受夠了吃外賣的日子。
『好啊。』

在那一瞬間青峰恨透了冰室辰也那朝他笑得瞇起來的眼睛。

火神滿足了吃了一頓終於像樣的晚餐,當然還是由黑子餵食,青峰偶爾會把一些他不喜歡的菜趁亂塞進火神嘴裡。

吃飽喝足後五人坐在客廳聊了下天,青峰便帶著阿列克斯上樓到客房去。

冰室則是轉頭跟火神說:

『這兩天晚上我就跟大我睡吧。』

火神抓著頭髮有點困擾,因為這幾天一直都是他和黑子青峰三人一起睡的,冰室突然這樣說,黑子和青峰該怎麼辦。

黑子握著火神的手,對著冰室說

『那這兩天晚上冰室君就和火神君一起睡一樓的房間吧。』

 

『我們,有多久沒有像這樣躺在同一張床上了呢?』

黑暗中,冰室和火神肩並肩的躺在床上,冰室輕輕的笑著說道。

『說的也是呢,從美國回來之後就在也沒有機會這樣子一起聊天了。』

火神也有點懷念從前和冰室在美國情同手足的那個時刻。

『大我,你…不後悔嗎?』

冰室指的是當初在高中畢業之時,曾經有國外的大學極力延攬火神出國打球,甚至提供了優渥的獎學金,但是都被火神給拒絕了。

『如果你那時候接受了入學的機會說不定你現在就不會變得…像這個樣子。』

冰室有點激動,他半撐起身子,盯著火神看。

火神默不作聲,閉著眼睛也沒回應,好半晌才緩緩開口。

『我不後悔。』

『只要能夠跟黑子在一起,在哪裡打球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況且這裡還有青峰在,他應該是我目前最無法超越的人了。如果要出國的話…我希望青峰也能一起去。』

冰室簡直無法直視火神在談起黑子時臉上所出現的表情。

那種,好像已經獲得全世界的豁然,提起青峰時的驕傲以及渴望和他站在同等地位的表情。

『如果過一陣子仍然沒辦法回復視力,我會考慮開刀的。就算風險再大,跟以後永遠不能打球的痛苦比起來,那根本算不上什麼。』

火神平靜的說著自己的想法,意外發生後的這些日子其實他想了很多,就算一開始感覺到恐懼害怕,但是只要有一點希望他就不會放棄,只是他不敢和黑子提起。

他知道黑子一定會極力阻止他開刀。

青峰的話就不一定了,他一定可以理解未來永遠不能打球的痛苦…說不定還會支持他的決定,替他說服黑子。

嘆了口氣,冰室躺回床上。

『你要知道,無論你做什麼決定,我跟阿列克斯都會站在你這邊的。』

『謝謝。』

火神的道謝帶著鼻音,但是很快被他掩飾過去。

『明天就麻煩你教青峰做炒飯了。』

『希望他的廚藝能比阿列克斯好一點。』

冰室輕笑著,悄悄將手疊在火神的手上,緊緊握住。

 

我的弟弟啊,我只希望你能健康快樂。

希望你能好好把握你所有的,以及觸手可及的一切。


TBC

—————————— 

黑子:冰室君請不要搶我的床位。

下一章R18嗚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