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 Triple-double (7)

*CP:青火黑

*大學生活有

*捏造有

*R18注意,慎入

 

兩天後,冰室在吃完晚餐後便準備離去。

離開前一樣伸手搥了一下火神的肩膀,笑著說

『嘿,別忘了我跟你說的,我們永遠在你這邊。』

火神舉起拳頭在空中等著,冰室會意的舉起自己的和他相擊。

“Be strong, my bro.”

“Yes, I will.”

而後冰室便提著行李離開了。

 

當晚,火神被黑子牽進臥室,而青峰正準備跟進去時卻被黑子擋在門外。

黑子嚴肅的對青峰說著

『青峰君,今天晚上請你自己一個人在樓上睡吧。』

然後便關上房門,青峰錯愕的聽見黑子落鎖的聲音。他一邊爬上二樓一邊暗自決定明天要私底下問問火神,為什麼哲不讓他跟進去一起睡。

『青峰呢?』

火神坐在床上,聽見黑子說完話後關門的聲音,他也很困惑。

『今天晚上只有我跟火神君。』

黑子一把將火神推倒在床上,然後爬上火神的身子。

『黑子?』火神有點手足無措。

『這兩天火神君和冰室君一起睡很開心嗎?』

黑子的牙齒隔著衣服重重的咬了下火神的乳首,惹得他喊了聲痛。

『很久沒有見面了當然開心啊。』

黑子停下動作,趴在火神的胸膛上,抬著頭望著火神。

因為一直沒有說話,加上自己又看不見黑子的表情,火神感到有些慌張。

『黑子?』

他低低的喊了聲。

『但是我不開心。』

黑子將頭埋進火神胸前的衣服裡,聲音透過布料悶悶的傳了出來,說話時的熱氣也透過衣服傳到火神的胸口。

火神伸手撫著黑子柔軟的髮絲,他好像有點明白了。

『吃醋了嗎黑子?』真可愛。

『火神君請不要這樣。』黑子爬了起來,坐在火神腰間,手指戳著火神的胸膛。

『畢竟火神君和冰室君關係匪淺,火神君一直到現在連項鍊都捨不得拿下來。』

『辰也對我來說只是兄長般的關係罷了。』

『但是火神君都不會喊我的名字。』

黑子耍著脾氣,雖然表情沒什麼變化,但是單薄的臉皮卻微微的發紅。

『哲也。』

火神朝黑子伸出手,因為看不見的關係他只能用手摸索著,從胸口開始往上,終於捧住了黑子的臉,然後將他朝自己拉下,吻住。

唇舌交纏,交換著彼此最親暱的氣息。

『哲也。』

每一次呼吸的空檔,火神都會喃喃的喊著,手指撫過黑子的臉龐。

『大…我…大我…』

黑子小聲的,輕顫著,微弱的回應著火神。

纖細微涼的手指褪下火神的上衣,在胸膛畫出一片顫慄,然後脫下自己的。

冰涼的身子貼上火神發燙的胸膛,兩人都嘆了口氣,火神的手移到黑子背後,緊緊摟著他。

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子的互相擁抱了。

因為有青峰在的關係,在出意外之前火神一直是和黑子分房睡的,出意外之後三個人一起睡更不可能做些什麼。天知道他想念這個擁抱多久了。

黑子的吻細碎的落在他的胸口,下身磨蹭著火神的。手指像是有點迫不及待的往下解開火神的褲頭,探了進去握住火神逐漸勃起的下身。

火神嘆了口氣,任由黑子從他身上爬起,趴跪在他雙腿間。

奮力將火神的褲子褪下,黑子偏著頭看著火神被他套弄得勃發的下身,用手扶握住,伸舌輕舔過敏感的前端。

『黑子!?』火神嚇了一跳,雖然看不見,但是從下身傳來的觸感很明顯的就是黑子用嘴巴在幫他,這還是黑子第一次做這種事。

以前黑子在床上總是害羞的要命,要求火神一定要關上大燈,更別說是用嘴了,連叫床聲都小的跟貓叫一樣。

『有點奇怪…』黑子困惑的看著手中的勃發『黃瀨君明明跟我說像舔冰棒一樣的。』

火神忍著下身痛苦又痛快的感覺,溫柔的撫著黑子的頭髮,

『黑子你其實不用勉強自己做到這樣的。』

『但是我想要做,火神君願意教我嗎?』明知道火神看不見,黑子還是抬起頭望著他。

這種要求怎麼可能有人拒絕的了!火神咬牙掙扎著,最終還是屈服了。

『把它含在嘴裡,像…吃冰棒一樣。』馬的黃瀨涼太你這什麼爛比喻,老子那邊比冰棒粗很多好嘛!

『喔。』黑子似懂非懂的將手中的勃發含進嘴裡。

『牙齒不要碰到,然後用舌頭舔。』

黑子順從的用舌頭舔過柱身,嘴裡嚐見一絲腥羶的麝香味。

是火神君的味道,黑子心想,舌尖纏繞,吞吐著火神的下身。

火神握著黑子的肩膀,這些日子以來禁欲的生活讓他有點受不住這樣的刺激,在爆發的前一刻將黑子推了開來,腥白的液體猝不及防的噴濺在黑子臉上。

黑子眨著眼,用手抹去沾在臉上的體液,好奇的湊在眼前瞧。

這種東西,從來都沒有仔細的看過吶,就算是自己的東西也總是害羞的亟欲清理,像這樣紮實的碰觸嗅聞還是第一次吧。

『黑子?』

火神喘著氣,臊紅著臉喊著黑子的名字。

黑子爬起身褪去自己的褲子,伸手在床頭櫃裡摸索,但是摸了老半天卻找不到他想要的東西。

『火神君,潤滑液放在哪邊?』

『左邊的抽屜。』

黑子從抽屜裡取出潤滑液,擠出一大沱在手上,然後紅著臉咬牙將冰涼的滑液抹在自己身後。

可惜火神看不到,不然黑子現在的表情和動作絕對會讓他再度激動勃起。

『火神君。』黑子的聲音比平時冷靜的聲音在多了一點情慾和撒嬌。

拉著火神的手放在自己臀上,將手指上多餘的潤滑液抹在火神手上,這種事他果然還是沒辦法自己動手。

火神會意的將沾滿了潤滑液的手指滑入黑子的後身,輕緩的擴張著。

黑子趴在火神身上咬著牙,忍住呻吟。

然後他推開火神的手,握住火神再度勃發的慾望抵在自己的臀上,緩緩坐下。

進入的時候擦過某個敏感處,黑子低喘了聲,伸手撐在火神的胸膛上。

火神開始挺動下身,撞擊著。

黑子緊抿著唇,死死的壓抑著呻吟。

『黑子,喊出來。』他咬著黑子的耳朵,粗喘著說。『我看不見你的表情,喊出來我才知道我有讓你舒服。』

黑子顫抖著鬆開唇,破碎的聲音從咬得發白,然後充血發紅的唇中洩出。

『大我…啊…』

火神喜歡黑子這樣失去冷靜的模樣,顫抖的聲音和緊摟的手臂,他一下下的抽撤著,每一下都像是要把自己全無保留的送進黑子體內。

『哈…啊…大我!』

黑子驚呼了聲,重重喘了口氣,然後噴發。

火神死死的抵著黑子的深處,也再度洩出濁液。

『真的很喜歡,黑子的聲音啊。』

汗濕的身軀互相摟抱著,火神喃喃的在疲憊的黑子耳邊說。

『火神君…這樣我明天上課會沒聲音的…』

咳了兩聲,黑子顯然有點不習慣這樣的聲嘶力竭。

『吃顆喉糖就沒事了。』

好不容易得來的福利火神才不願意輕易放棄。

『下次…也要喊出來給我聽才行。』


TBC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