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 Triple-double (8)

*CP:青火黑

*大學生活有

*捏造有

 

隔天一早,在餐桌上吃早餐的時候,青峰猛盯著火神瞧。

他老是覺得火神今天的表情不太一樣,有一種…吃飽後的饜足感。

他懶散的撥著水煮蛋的蛋殼-黑子煮的-一口塞進嘴裡,一邊用眼神在火神和黑子之間來回掃射著。

趁著黑子進廚房的時候,他瞄了一眼悠哉吃早餐看報紙的阿列克斯後,湊到火神旁邊問著。

『欸,昨天哲為什麼不讓我進去一起睡?』

火神一口牛奶差點噴了出來,硬是吞了下去,伴隨著猛烈的嗆咳聲。

『白痴峰你問什麼啊!!』火神燒紅著臉將剩下的牛奶灌完,想佯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昨天自己睡很冷欸!』青峰理直氣壯的反駁著。

『你以前還不都是一個人睡!』

『可是我已經習慣了有你這個人體暖爐啊。』一把勾上火神的頸子,青峰湊近。

『所以我要先知道今天晚上哲會不會又把我踢出房。』

『青峰君可以請你把手放開了。』黑子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後,他拿起一顆撥好的水煮蛋塞進青峰嘴裡,然後在火神身旁坐下。『今天晚上會讓你進房的。』

奮力的將嘴裡的水煮蛋吞了下去,青峰站起身準備出門上課了,黑子因為早上第一堂沒課所以還悠哉的坐在位置上。青峰走到火神和黑子中間,低首在黑子頰上落下一吻,猶豫了下,也用唇輕觸了火神的右頰。

『青峰你幹嘛?』

火神嚇了跳,因為青峰乾淨清爽的味道突然離他很近,加上臉上的觸感…。

『你不是米國人嗎,不過是親個臉頰這麼大驚小怪幹嘛,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馬上被轉移注意力的火神反射性的說了句。自從出了意外之後,每當黑子和青峰要出門上課他都會說上一次,當做是求個心安。

『青峰君路上小心。』

『是,是。』青峰提著包出門了。

阿列克斯放下方才一直遮著臉的報紙,雙手撐著下巴,好奇的看著火神,然後用英文問了。

“大我你們三個感情真好,簡直就像夫妻一樣!”

“閉嘴。”火神紅著臉將手上的水煮蛋直接朝阿列克斯扔去。

『我去洗澡了~』

單手捉住火神丟來的蛋,咬下一口,阿列克斯輕鬆的哼著歌朝樓上走去。 她仍然維持著在美國的習慣,早上一定要沖澡。

『火神君剛剛你們說什麼?』

黑子偏著頭問,他英文雖然不差,但是剛剛因為阿列克斯刻意講得較為快速,以及帶著口音的關係,所以他其實有聽沒有懂。

『沒什麼,阿列克斯說水煮蛋很好吃。』

今天這頓早餐火神簡直是吃的生不如死,直想早點脫離三個麻煩人物。

『火神君請多吃幾顆蛋補充蛋白質。』

火神差點被嘴裡的蛋黃給嗆死,這已經是第三次他遭受到攻擊而嗆到了,他又灌了口牛奶。

『我很想念火神君做的早餐。』黑子突然將手疊在火神的手背上,輕聲的,誠心誠意的說著。『所以,希望火神君能快點好起來。』然後俯身在火神左頰上,青峰沒有親到的另一邊,虔誠的落下一吻。

 

『吶,大我。』黑子出門上課後,阿列克斯坐在沙發上,撐著下巴看著正在地板上做伏地挺身的火神。

『什麼?』

一邊喘著氣,一邊持續著對肌肉的壓迫,汗水從下巴低落。火神沒有一刻鬆懈了對體能的要求。他必須更努力,才不會因此而落後青峰更多。

『你們三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怎麼回事?就是一起分租房子的室友啊。』

做完一百個伏地挺身,火神翻過身子繼續仰臥起坐。

『哼~你以為這樣子就能唬過我嗎,再怎麼說我見過的世面還是比你多的好嗎!』阿列克斯一腳踹向火神的腰,打斷了他的訓練。

『一開始真的是這樣的。』

“Then?”阿列克斯好奇的是現在的發展。

『誰知道呢。』

火神躺在地上大口喘著氣,心裡同時也在想這個問題。

在他和黑子中間,加上一個青峰的話是什麼情況呢?

這大概也是當初三個人都始料未及的吧,或許也該說是這場意外讓他們變得緊密。

一直以來他都只把青峰當做是競爭對手,甚或是前進的目標以及動力。

黑子則是一直在他身邊的那個人,從成凜時就是這樣。雖然一開始只是光和影的關係,但是隨著時間兩人逐漸變得密不可分,無論是在球場上,或是在人生的道路上。

火神承認他是想要和黑子一直一起走下去的,但是現在突然加進了青峰這個變數。

他明白青峰對於黑子來說是個怎麼樣的存在,剛開始他多少也有點嫉妒,但是他現在已經坦然,甚至開始接受青峰在他的生活中佔了一個部分。

但是三個人的關係,永遠都會牢不可破嗎?

這才是他在思考的,但是他想不透。

 

青峰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

少了火神這個在練習時和他針鋒相對,互相競爭的對手,青峰連打球都顯得懶散,甚至連全力都沒有發揮,也不主動搶球或是阻擋,只是在隊友把球傳到他手上時意興闌珊的投籃。

教練知道火神的事多少影響到青峰的表現,所以沒有對他有太多苛責,只是讓他坐板凳的時間變多了。

中午休息時間,青峰躺在平時三人吃午餐的那塊草皮上睡覺。

說實話,昨天晚上哲不讓他進房讓他心情很不好,習慣了身邊的重量和溫度,將冰冷的腳塞進火神腿間取暖,手越過火神就能觸摸到哲,枕頭上有不屬於他的味道。他第一次發現自己一個人睡原來是件寂寞的事。

他想以後他一定要趁哲進房以前先進去佔好位子,免得又被踢出來。

『啊,好想吃炸蝦。』

手橫過臉頰上方,遮住眼睛,青峰喃喃的自言自語著。

『青峰君對不起我只有水煮蛋。』

平靜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青峰彈坐了起來。

『什麼嘛原來是哲啊。』

青峰無力的倒回地上。

黑子手上拿著學校餐廳的飯盒,默默的吃著。

昨天晚上筋疲力盡的擁抱讓他有點睡眠不足,一邊吃著手上的便當甚至有點昏昏欲睡。

但是他很喜歡這種感覺,覺得火神還是需要他的。緊緊擁抱的力道,手的溫度,汗水以及一種說不出的味道夾雜交錯,身體的熱度,還有火神的存在。滿溢的幸福感讓他稍稍忘卻了一些陰霾。

『青峰君,會一直和我們生活在一起嗎?在我和火神君的身邊。』

黑子輕輕的問了,雖然現在能夠牽著雙方的手,但是依舊還是擔心著哪一邊會突然鬆開彼此之間的連結。

害怕,重複著和以前一樣的離別。

『嘛,或許吧。』青峰閉著眼有點漫不經心。

『能夠和青峰君還有火神君在一起,我很開心。』瞇著眼,逆著陽光,黑子有點恍惚。

『我也是。』青峰移動身子,頭靠在黑子的腿上。『所以下次別再把我趕出房間叫我一個人睡了,我很寂寞。』

黑子笑了,映著撒落的光線,笑得開懷。

『有些時候…青峰君還是不適合在場比較好。』


TBC

———————–———————–


阿列克斯:大我你今天黑眼圈有點重。


颱風還是要去實驗室 桑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