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 生日快餓-青火

*火神生日賀文

*R18有,慎入

 

『生日啊…』青峰大輝闔起手機,是黃瀨傳來的簡訊,上面說著今天他們要去誠凜幫火神慶生。當然,一切都是秘密進行的,以免消息走漏小火神會逃跑。

噘著嘴唇夾起筆桿,青峰大輝發著呆,思考著關於生日以及慶祝這回事。

 

 

下午三點半,在台上嘮叨的古文老師好不容易放過學生下課,火神撈起包包準備走人,衣角卻被從身後伸出的一隻手拉住。

『火神君。』黑子坐在位置上,拉著火神沒紮好的制服下擺。

『喔,黑子啊,要幹嘛?』

『監督說高一的今天要練球。』

『啊?我怎麼沒聽說?』

『剛剛上課時傳簡訊來通知的。』黑子拿出自己的手機,將螢幕擺在火神面前,讓他看清楚簡訊內容。

『呿,虧我還想去maji吃漢堡的說,既然要練球那就走吧。』

『是。』

火神和黑子一起走到體育館,果然其他的高一組們都已經換好運動服在等待了。

『唷。』火神舉起手打招呼,降旗也舉手回應著。

『監督呢?』換好衣服的火神走到其他人身邊,問著。監督叫他們下課後就來,結果自己卻不見人影,這真是太反常了。

『她說她去準備今天訓練要用的東西,待會就過來了。』

『燈楞!』正說著話,相田麗子抱著箱子走了進來。『大家過來吧。』

她把箱子放在地上,招手讓大家在她身邊聚集。

『今天呢,是要訓練你們的協調度以及平衡感。』她彎腰從箱子裡取出布條,雙手拉開。

『首先呢,一個人先用這個布條把眼睛蒙住,然後兩人一組的練習往前跑以及倒退。』

『真是奇怪的練習方式。』火神一邊嘟嚷著,一邊伸手接過麗子遞過來的布條。

當然奇怪囉,因為這是為了整你才想出來的方法嘛。

麗子一邊偷笑著,一邊偷偷示意其他人將布條鬆鬆的綁上額頭就好。

『都綁好了嗎。』確認火神將布條繫上後,她假意的大聲詢問。

『好了!』眾人異口同聲的應答著。

『OK,那就開始吧!往前跑然後再到退回來。』

在黑子拉著火神開始跑步的同時,在外面等候許久的高二組們也靜悄悄的朝體育館內移動,走路的聲音被高一的跑步聲給遮掩過了。

小金井和水戶部兩人抬著一個蛋糕,往球場中間走。木吉則是抱著哲也二號走在後面。

『跑快一點!』為了掩飾他們的腳步聲,麗子故意大聲的對著火神喊著。

 等到火神和黑子回到原點後,麗子才朝他們走去。

『接下來呢,是要測試你們的敏感度。火神君,請告訴我現在我是用什麼東西碰你的臉。』

麗子舉起手上的紙扇戳了戳火神的臉。

『監督的紙扇?』火神真的很困惑,今天監督的花樣怎麼越來越多越來越奇怪。

『很好,那接下來這個呢。』

她招手示意木吉抱著二號過來,黑子接過二號,將他舉到火神面前。

二號見到熟悉的人,立刻開心的伸出舌頭舔了火神一下。

『哇啊!!!』火神立刻倒退三步,嚷嚷著。『二號!!!!!!!』

『汪!』二號聽見自己的名字立刻開心的叫了聲。

『非常好火神君,請回到原位,下一題。』

黑子湊上前,在火神臉上吻了一下。

火神很困惑,這個感覺有點似曾相似,但是又猜不太出來。

『嗯…我不知道。』

『火神君還真是單純呢,好吧最後一題。』麗子朝小金井揮揮手。

小金井立刻拿起準備好的奶油朝火神臉上砸去。

『搞什麼!?』被奶油迎面砸下的火神瞬間錯愕了下,然後便被眾人的呼喊聲給驚著了。

『生日快樂!!』大家歡呼著一擁上前,將火神臉上的布巾扯下。

『火神君生日快樂。』黑子站在一旁,笑著看臉部被奶油攻擊得一塌糊塗的火神。

『還有我還有我!小火神生日快樂!』

門外傳來黃瀨的聲音,只看到他氣喘吁吁的拉著笠松跑進來,後面跟著悠哉的綠間。

『我今天的幸運物是生日蛋糕。』綠間推推眼鏡,解釋他為何會出現的原因。

在眾人的簇擁下火神開始切蛋糕,他分心的朝門口望了下,但是沒有人從那個門後出現。

他沒有來?

『青峰君呢?』黑子咬著叉子,問黃瀨。

『我有通知他說我們要幫小火神慶生,但是他沒有回我。』黃瀨搖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

『好啦,吃完蛋糕,待會去燒肉店繼續慶祝!位置已經定好啦!』

小金井舉著手大聲說道,這個消息贏來眾人的歡呼。

自從打完比賽之後,球隊已經很久沒有一起去大肆慶祝玩耍了,趁著火神生日當然要好好給他玩上一場。

『走囉!』

 

吃完飯,和眾人揮別後,已經是晚上十點。

火神提著書包往回家的路上走,許久未如此盛大的慶生了,至今想起來仍然有點感動和驚喜。雖然仍然有一點遺憾…但算了,那傢伙可能根本不是會幫人慶生的個性,有一句生日快樂就算不錯了。

然後,他錯愕的發現有個人站在自己家門口。

『欸,笨蛋神,快點給我過來開門。』那人開口了,從陰影中現身。

『白痴峰你叫誰啊。』火神沒好氣的回嗆。

『我等你這麼久了還不快過來開門讓我進去,腿酸死了。』青峰不耐煩的踱著腳。

『好啦。』懶得跟青峰爭,火神走過去打開門,青峰跟在他身後進了屋。

『這麼晚你來幹嘛?』

將書包扔在沙發上,火神走進廚房喝水,吃燒肉吃的口好渴。

『欸,』青峰突然喊他。

『幹嘛?』

『生日快樂。』青峰手臂勾上正在喝水的火神肩膀。

『喔,謝啦。』

『作為生日禮物,今天晚上你想做幾次都行喔。』青峰笑的一臉曖昧。

『去死!!』火神放下水杯,用手肘攻擊青峰的肚子。

青峰沒躲過攻擊,被打中肚子,但是他的手仍勾著火神的脖子,另一手反扣住火神的手,將他逼靠在流理台邊緣,湊上去吻住。

『吶,廚房一次客廳一次浴室一次。』他和火神打著商量。

『我拒絕!』火神臉都紅了,掙扎著想逃離開青峰的抓抱。

『三次太少?那回床上以後想來幾次都聽你的。』

青峰伸手抓住火神的下身,抓握揉捏。

最為敏感脆弱的部位被青峰這樣粗魯揉捏,火神顫抖的連話都要說不清處了。

『笨蛋峰….去…哈啊…床上…』

『壽星說了算。』青峰湊唇吻了下火神,半摟半拉的將腿軟的火神拉進房間,推倒在床上後自己也壓了上去。

火神笨手笨腳的嘗試著要脫去青峰的上衣,卻因為青峰壓在他身上亂吻而失敗。

『嘖。』不耐煩的直起身子,青峰刷的一聲將解了三顆扭扣的襯衫從頭褪去,一邊伸手解開火神的。

重新壓回火神身上,青峰的手探進褲內搓弄。帶著薄繭的指尖從挺立的性器底部一路滑上到前端,畫圓。

火神不甘示弱的用膝蓋蹭著青峰的下身,感受到逐漸膨脹的熱燙。

『笨蛋神不要以為今天你生日我就會輕易放過你!』青峰咬著牙忍受著火神膝蓋對他的攻擊。

『你今天廢話很多。』攬下青峰的脖子火神吻住對方,比適才都更深的吻。

『老子就做到讓你明天下不了床!』惡狠狠的宣告著,青峰的手指一下子滑進股溝,磨蹭擠入。

『哈…哈啊。』

挺起腰,火神適應著身後的侵入。

青峰沒耐心的用手指稍微進出了幾下便撤出手指,扯開褲頭改用硬挺的下身抵住,抬起火神的雙腿,進入。

『哈…哈啊…』捧著火神的臀,青峰恣意抽撤著。

突然室內電話響了,連續不斷的鈴聲搞的青峰很火大。

火神卻一把推開他,伸手去床頭撈電話。

『喂別接就好了。』

青峰不滿的抽出再撞入,火神抖了一下差點射精。他伸手捂住青峰的嘴按下接聽鍵。

『喂?』『嗯,謝啦。』

青峰被捂住嘴發不出聲音,只好腦羞的挺動下身,差點逼出火神的呻吟,他卻硬是忍下,曲起腳頂住青峰的胸膛不讓他繼續動。

『沒事,剛剛踢到床腳。』『晚上十一點。』『準備要睡了,』『嗯,晚安。』

切掉電話,火神氣急敗壞的揍了青峰一下。

『剛剛那是我爸!』

『誰叫你不讓我動。』拉開火神的腳,青峰大力撞擊,他就是故意要讓火神叫出聲來。

他惡意的摩擦過敏感點,次次撞擊都朝它撞去。過度的刺激讓火神很快就繳械投降了。

青峰也很快的將濁液射出。

他躺在火神旁邊喘著氣。

『我去洗澡。』撐起身子,火神想爬下床,卻被青峰一把拽回床上。

『還有兩次。』青峰笑的露出一口白牙,不懷好意。

『白痴峰去死!』

『生日快餓。』青峰傾身吻住火神,口齒不清。

 

 

—————————-

被迅速掛電話的火神爸好桑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