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 Top model – 青黃

 

 

 

廣告拍攝現場永遠都是如此忙碌,攝影燈光音效樣樣馬虎不得。


工作人員忙碌的穿梭在架設好的場地中,導播坐在攝影機後的長腳椅上,低著頭和一旁的副導演商量著什麼。


不時還會抬頭透過攝影機的畫面調整角度,或是喊著讓那誰誰誰把佈景移動一下位置。


忙碌紛雜的現場卻是一點也不慌亂吵雜,甚至有一點異樣的安靜。


連導演在吆喝手下的時候都壓低了嗓門,深怕聲音太大會破壞了現場的寧靜。



『為什麼大家要這麼安靜啊?』

在一旁悄悄發問的是新錄用的小場務,眨著天真浪漫的眼睛,好奇的問著身旁的資深前輩。


『噓,安靜一點,今天是特殊情況,你看著辦就是了。』前輩連忙對著她比出安靜的手勢,深怕不懂事的新人會壞了規矩。


乖巧的捂住了嘴,小場務點點頭表示她明白了。


新人嘛,就是要少廢話多做事,她懂她懂。


嘴還來不及捂牢,她眼角餘光瞥見了從門口走進攝影場地的一群人,驚呼聲忍不住穿過指縫併了出來。


『是黃瀨涼太!』


話還來不及說完,便被身後的前輩一把捂住嘴巴。


只見被經紀人以及保全包圍在中間的黃瀨冷漠的朝她這個方向瞥了一眼,便轉過頭朝化妝間的方向過去了。


完全沒有要向導播攝影師或是其他人打招呼的意思。


『你是豬腦袋啊,就跟你說是特殊情況了還亂嚷嚷!』


等化妝間的門關上後,前輩才放開摀著小場務的手掌,氣急敗壞的低聲罵著。


小場務委屈的低下頭,她是看到黃瀨真的太訝異了才會不小心喊出來的嘛,但是平常在電視上看到黃瀨涼太都是很親切的啊,應該不會因為這樣就生氣吧?


『等下把你的嘴給我閉緊了,一點聲音都不准發出來知道了嗎?』


前輩戒慎恐懼的叮嚀著,她已經可以感受到導演在瞪他們這邊了。


死了命的點頭,小場務再也不敢開口。


 

一進到化妝間,黃瀨慵懶的坐進了化妝鏡前的椅子,手靠在扶手上,朝後面擺了下。


『大杯冰拿鐵牛奶多一點。』


工作人員不敢怠慢的立刻遞上早就準備好的咖啡。


黃瀨接過咖啡後,湊著吸管喝了一口便擺在桌子上。


『可以開始化妝了。』


經紀人對著化妝師還有髮型師說。


兩人不禁松了口氣,好險黃瀨今天心情好像還算不錯,一進來馬上就可以讓他們開工。


不然要是平日的話,還得要等他喝完半杯咖啡,看完幾面雜誌才允許他們開始。


化妝師上前打開化妝箱,用夾子將黃瀨的瀏海夾起,開始用化妝水擦拭白皙的臉龐。


黃瀨閉著眼,朝身後的經紀人打了個響指,後者示意的往前了一步,攤開了手裡的記事本。


『等下要拍的是OO服飾新一季的電視廣告跟雜誌宣傳面,換四套衣服。』


黃瀨微微頷首,表示他知道了。


化妝師已經開始上粉底了,海綿按壓過臉頰,黃瀨依舊閉著眼,纖長的睫毛掩蓋不住眼下淡淡的黑眼圈。


他暗自慶幸今天黃瀨的黑眼圈並不明顯,自己似乎逃過一截。


黃瀨涼太真的是他們最難伺候的客人,雖然皮膚狀況跟五官是天生麗質,不必要上大濃妝才能上鏡,但是這傢伙常常無視隔天要拍攝,前一天依舊熬夜喝酒什麼都來,導致化妝師必須要費心遮蓋他眼下出現黑眼圈。


輕微的時候倒還好,底妝一上就蓋過去了,有的時候卻必須要用遮瑕膏仔仔細細的蓋過。


遮的不好黃瀨本人還會生氣,責怪化妝師的技術不好,下次不願再合作。


導致每個化妝師在接黃瀨的案子之前都必須回家苦練遮黑眼圈的技術。


畫好基礎的底妝,黃瀨站起身讓造型師褪去他身上的襯衫。


化妝師頓時覺得自己今天根本是倒了大霉才會被工作室指派來接這個案子。


黃瀨的胸膛以及背上零散的散落著紅色的痕跡,仔細一看,不難看出是吻痕,紅色的印痕在黃瀨白皙的身體上顯得分外明顯。


而且留下這些痕跡的對象似乎刻意的在每個地方都留下了吻。


化妝師偷偷地在心理腹誹著,卻仍是拿起了遮暇膏,開始嘗試遮掩著那些不該,也不能在螢幕上出現的痕跡。


花了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將痕跡遮了過去,化妝師如釋重負的喘了口氣。

 

黃瀨從鏡子裡檢視了一下身上,點點頭也沒說什麼,轉身就去換衣服了。


迅速換完衣服,黃瀨率先走出化妝室朝攝影棚走去。


從現身以後一直面無表情的黃瀨,在鏡頭面前才像是活了過來,依照著劇本需求,露出了微笑擺著姿勢。


第一套衣服拍夠了才又回到化妝室換下一套衣服。


頭兩套衣服順利的拍完了。


但是這次黃瀨進到化妝室後便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不動了。


『咖啡。』黃瀨對經紀人說著,沙啞的嗓音簡直要嚇壞了造型師們。


難怪今天黃瀨從進來以後便沒有開口說什麼話,連罵人都沒有,原來是因為嗓子啞了。


這傢伙昨天晚上是玩多兇啊,聲音啞成這樣也太誇張,不過也好險今天的拍攝不需要念台詞,不然他們就慘了。


接過咖啡喝了一大口,黃瀨伸手接過經紀人遞來的喉糖含著,從一旁的外套口袋裡翻出手機開始玩弄,一點也沒有想要去換下一套衣服的意思。


雖然心裡著急,但是也沒人敢上前去催促,只能在旁邊戰戰兢兢的等著。


黃瀨一邊喝著咖啡,手指一邊在手機螢幕上按著。


〈都是小青峰害的啦,今天都沒聲音說話了,還在人家身上亂種草莓,差點就沒辦法工作了。〉


纖長的指輕快的按下傳送鍵,雖然是抱怨,但是黃瀨心情卻好的不得了。


昨天晚上跟小青峰滾床單滾了一整晚呢。


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就不罵人了,不然的話剛剛在外面亂嚷嚷的那個新人早被他趕出去了。


仰靠在舒適的沙發上,黃瀨忍不住打了個哈欠,昨晚沒什麼睡,現在也開始覺得累了。


手機響起了歡快的鈴聲。


〈誰要你拍會露出來的廣告。〉


青峰難得迅速的回了簡訊。


黃瀨歪著頭,臉上面無表情但簡訊裡卻說著不正經的話。


〈但是我上次拍內褲廣告的時候我記得小青峰很喜歡啊,拿著雜誌打了好幾次手槍不是。〉


然後舉起手機拍下了自己現在半裸著的上半身,加在簡訊裡一起傳了出去。


剛傳出去不到一分鐘,手機又響了。


〈回來。〉


只有兩個字的簡訊讓黃瀨笑得歡快,放下手機,他跟經紀人說


『剩下兩套三十分鐘內拍完,時間到我就要走了。』


然後拋下目瞪口呆的造型師,走進去換衣服。


第三套衣服只套了件牛仔褲便開始拍攝的黃瀨,看見了片場裡有兩個人站在角落竊竊私語,還不時悄悄用手比著他,雖然手上的記事板遮住了臉,但是眼神卻是不住的往黃瀨精實的上半身打轉。


黃瀨不悅的放下了因為擺姿勢而舉在頭上的手,朝那兩人的方向彈了下手指。


正專注於拍攝的眾人錯愕的順著黃瀨手比的方向回頭張望。


那兩人也因為瞬間受到眾人的注目而感到不知所措。


『滾出去。』


黃瀨輕輕的說著,他沒辦法忍受在他的拍攝現場有這麼不專業的人存在。


話語剛落,黃瀨的經紀人便走過去將兩人推著送出了攝影棚,然後毫不留情的將門關上。



『繼續吧。』


在黃瀨眼中的閒雜人等消失後,他才滿意對導演示意能夠繼續進行拍攝。


縮在一旁的小場務見到剛才那一幕簡直沒被嚇死,沒想到在螢光幕前看起來溫和善良開朗的黃瀨,在私底下拍攝時原來這麼難搞!


她不禁慶幸好險自己剛才被前輩捂住了嘴,不然被趕出去的就是她了。

 

拍攝在黃瀨的配合下快速順利的結束了。


黃瀨回化妝間換回自己的衣服後,也沒有向其他人道別,自顧自的離開了拍攝場地。


但是也沒有人覺得奇怪。


因為,他是最大牌難搞的黃瀨涼太。


能請得動他,就是銷售保證,所以誰都別想指揮他做任何事。


轉頭望向電腦螢幕,上面顯示著剛才拍好的毛片,每一張幾乎都能說是完美無缺。


也正是有這種本事,所以黃瀨涼太才能恣意的掌控著拍攝現場的節奏。


他想要什麼,就能拍出什麼。


真不愧是,黃瀨涼太。


 


但是在外人眼中如此完美,幾乎是要被神化的模特兒黃瀨。


此時卻在自己的床上被青峰壓制的動彈不得。


『小青峰太過分了!』


忿忿不平的抗議著。


『少囉嗦。』張口咬著黃瀨胸前的凸起,青峰一點也不留情的繼續在黃瀨身上肆虐。


『這樣要我怎麼拍廣告啦,身上都是草莓。』


青峰無視黃瀨的碎碎念,繼續在草莓氾濫的胸前耕耘。


不過黃瀨也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等到青峰拉開他的腿兇狠衝入後他就什麼都忘光了。


明天的拍攝?明天再說吧。



———————————————-

嗯,只是想寫寫耍大牌傲嬌的模特兒黃瀨(任性)

拍性感照片的話,青峰應該會看得很爽但是又很不爽黃瀨被其他人看光光

不爽在心裡但是又不會坦白的吃醋,然後黃瀨就會故意接更多這種 case (壞心)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