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籃] 愛情是可以被馴養的-0

*R18有。

 

 

 

『哈…哈

黃瀨喘著氣,在一望無際的道路上奔著。

腳痠了,他甚至感覺得到小腿和大腿側肌肉的抽痛,似乎隨時候會緊縮抽筋。

額上的汗沒有乾過,滴落在他踏過的每一步。

下的碎石得踉蹌,他咬著牙穩住身子,繼續前進。

他不能放慢速度,因為已經離前面的人越來越遠了,他必須要追上去。

身上穿著的是透氣的帝光球衣,但此時也因為汗水的浸漬而黏附在皮膚上。

他不能停,咬緊牙關黃瀨努力著,目的只為追隨前方那寬闊的背影。

『小青峰!』

好不容易拉近了距離,他放聲喊著,對方卻依舊沒有回頭。

黃瀨慌了。

小青峰為什麼不理我?是我的聲音太小了

他對著前方呼喊,一次,又一次。

卻仍舊沒有得到關注。

他仍舊是孤單的向前著。

有別的步聲加入他雜亂沒有節奏的步伐。

黑子冷漠的側臉,踏著規律的步驟從黃瀨身邊超越。

『小黑子!』

黃瀨伸手想捉住黑子的手臂,卻落了空,跌坐在地。

 

 

伸手壓住抽筋的右腿,黃瀨從夢裡醒了過來,在床上回憶著夢境。

卻在腦海中閃過那背影時感到落寞。

不知道小青峰現在在哪呢

轉頭看著在黑暗中發光的床頭鐘,紅色數字顯示著現在是凌晨四點二十分。

黃瀨掀開被子從床上起來,跛著還殘留抽筋痛感的離開房間,走到廚房替自己沖了杯熱牛奶。

在客廳沙發上,黃瀨裹著毯子瑟縮著,啜飲手裡捧著的熱牛,好看的唇上沾了一抹白。

喝光了牛奶將杯子擱在意旁的茶几上,粗魯的用手背抹去漬,黃瀨拉起毯子蓋過肩膀直接在沙發上睡了。

他不能,再回到那張床上了。

 

清晨七點,房裡的鬧鐘準時響起,黃瀨從沙發上彈坐起來,茫然的四下張望。

好一會才想起來他在客廳的沙發上。

他慢慢的走回房間按掉鬧鐘,進浴室沖洗。

 

今天,是要離開的日子了。

離開日本這個他從小生活的地方。

從今天開始,黃瀨被公司派駐到法國,跟法國方面一起進行新進機師的訓練交流。

等為期兩個月的訓練結束之後,他會繼續留在法國考察,預計會待上兩年左右的時間。

洗漱完,黃瀨換好衣服,拉著早已準備好放在玄關的行李箱。

環顧了下收拾整齊的房子,嘆了口氣,鎖上大門。

 

到法國的飛行很順利,十三個小時不用就到了,黃瀨坐在頭等艙的位置,卻是沒有心思欣賞窗外的風景。

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時間他也只是短暫的睡了會,其他時間都在發呆。

飛機落地,出境,接機人員帶著他直奔公司替他準備的租屋處。

租的地方是公寓,房子不大,跟他在日本的屋子比起來小的多了,但是黃瀨並不挑剔。

當初在日本會選大房子也是因為青峰要求的關係,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住都無所謂。

公寓離機場很近,搭計程車不用多久就能到了,不時間的話甚至可以搭公車。

房間布置是傳統的歐式風格,暖黃色的燈光和柔軟的羊毛毯充斥著,木製牆板也給人溫暖的感覺。

黃瀨好奇的在客廳打轉,壁爐也是第一次看見的稀奇玩意,而且是真的能點火的那種。

臥房也是採溫馨路線,咖啡色的床組完美的和木製房屋融為一體。黃瀨在床上,臉頰磨著細緻的床單,嗅聞著嶄新陌生的氣味,他開始覺得自己的人生煥然一新。

 

訓練課程很緊湊,黃瀨身為講師也是一整天疲於奔命,駕駛的操作訓練講解,全部都必須要扎實的傳授給學員們。

好在能來聽課的學員們大多都是已經從訓練員學校畢業了,準備進來實習的菜鳥。實習前的講座只是讓他們更加熟悉操作以及流程。

模擬駕駛艙講習課程部分結束,黃瀨忍不住深呼吸了一下。

接下來實際操作訓練的部分就相對比較輕鬆了。

黃瀨從模擬駕駛艙走出,跟擦身而過的同事們微笑招手道別。

然後穿越機場大廳走向公車站牌。

之所以停下步不是因為迷路,也不是因為機場大廳等著劃位的人潮多,而是因為他看見了不應該出現在這的人。

就算站在平均身高較日本高的法國人當中,那人依舊高得醒目。

黃瀨站定了步,與對方遙遙相望。

他能看見對方眼裡的吃驚與意外。

苦笑了下,他的心裡怎麼還會期望對方是特地來找他的,畢竟都消失兩年了。

開頭,黃瀨裝作沒看見的樣子,緊了子上的圍巾蒙住臉頰,住發酸的鼻頭快步離去。

 

青峰以為他看錯了。

他正站在法國戴樂高機場的大廳,但他卻在擁擠的人潮中見到了一抹金黃。

他不會認錯的,就算有無數個金髮外國人在他眼前晃來晃去,他依舊能一眼認出黃瀨。

但是對方卻在和他四目交會之後匆匆轉頭離開。

他錯愕的了下,想追上去卻被洶湧的人潮給推擠得無法前進。

眼見黃瀨越走越遠,他不禁急了起來,掏出手機按下快捷鍵。

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明後再撥,謝謝。』

機械冰冷的聲音從彼端傳來,青峰呆住,半後才懊惱的拍了下額頭。

黃瀨現在人在法國,他打他日本的手機有屁用!!

切斷通話,青峰改撥一個號碼,這次電話響沒多久便被接了起來。

C’ est Daiki, I need a favor.

 

黃瀨搭上公車後喘了口氣放鬆,這才發現剛剛他有多緊張。

自嘲的笑了下。

還以為他會追上來,想太多了黃瀨涼太。

被冷風凍得發紅的臉頰埋進鬆軟的圍巾裡,毛線帶走了掛在眼角的淚水,藏匿無蹤。

刷了公車,黃瀨微笑的對公車司機道了晚安後下車。

冰涼的手指掏出鑰匙打開大門,然後爬上一層樓梯。

他的門前站了個男人,對方靠在門上等著,一見到黃瀨回來便站直了身子朝他走來。

黃瀨頓時全身僵硬得手足無措,直到對方靠近了才想到要轉身逃走,卻被一把握住手臂,拉進對方懷裡。

青峰在公寓的走道上吻了黃瀨,狂風暴雨一般的吻肆虐著對方的唇,他咬住黃瀨緊閉的唇,黃瀨痛得鬆開雙唇,讓青峰的舌頭竄進他嘴中與他的糾纏。

黃瀨被吻得暈頭轉向,差點站不住

鬆開對方的唇,青峰在黃瀨的耳邊沙啞的著。

『開門。』

黃瀨還在頭暈目眩,被青峰著腰就乖乖的著鑰匙過去開門。

才推開門便被青峰一把進,推靠在門板上擁吻。

寬闊的指掌熟練的掉圍巾,解開外套,褪下子。

大掌粗魯的揉搓著黃瀨的下體,滿意的聽見對方口中破碎的呻吟。

從黃瀨外套口袋裡掏出護手霜,單手挑開蓋子擠了一在手上,伸手便往黃瀨身後探去,藉著滑膩的液體手指順利的擠入。

冰涼的觸感從身後傳來,黃瀨顫抖了下攀緊了青峰的肩頭。

沒耐性在這邊花太多時間,只是確認了黃瀨的後穴已經能容納三根手指,青峰抽出手指,將剩餘的乳液擠在手上,然後塗抹在自己的勃起上,將黃瀨轉過身來背對自己,青峰沒有任何停頓的將下身挺進黃瀨體,然後開始猛烈的抽刺。

黃瀨手抵著門板,被青峰的動作擺弄著啜泣。

許久未經性愛的身體對觸敏感至極,只是被對方的大掌搓揉了幾下便射了出來。

來自身後的刺激也讓他軟得幾乎要跌倒,卻被青峰的手臂扣著腰無法動彈,喘著氣將第二波高潮遺留在門板上。

青峰胡亂抽撤了幾下後也將熱液射進黃瀨體,然後眼明手快的接住高潮過後軟倒的黃瀨。

將他打橫抱起,青峰左右看了下找到臥房的方向,便將黃瀨抱到床上,自己也跟著上床。

懷裡抱著黃瀨,青峰心裡才稍微有了踏實的感覺,將臉埋進對方頸窩,閉眼休息。

 

黃瀨醒來的時候青峰已經離開了,他默默的從床上坐起,咬牙承受來自身後的不適以及腰間的酸痛。

他走到浴室開蓮蓬頭,用稍熱的熱水沖洗著身體,洗去從體流淌而出的體液,但是卻洗不去青峰留在他身上的吻痕以及情緒。

背靠著牆,水柱沖刷著他的臉,熱水和淚水一起留下,排著隊滾入陰暗的下水道,然後鄙視著沒有節操的自己。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黑籃] 愛情是可以被馴養的-0”

  1. 俺有疑問(ry.青峰是怎麼知道黃瀨住公寓的地方…(!?
    黃瀨回到公寓.門口站了一個男人(ry
    黃瀨和青峰的關係進展如何.讓我很期待XD
    版主回覆:(02/05/2013 10:23:13 AM)
    www竟然被提了出來
    在機場看到黃瀨的時候青峰不是打了電話嗎~
    大概就是請人幫忙查的這樣子(不負責任
    我原本的設定是青峰是國際刑警所以要查到應該不困難吧~
    請期待本子;P

    Like

  2. 哦!!XDD
    青峰打了黃瀨電話.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謝謝(XD.這句讓我不自覺的笑了.OTZ.俺笑點似乎ry
    黃瀨現在人在法國.他打他日本的手機有屁用啊!!
    →青峰ry(XDD
    青峰不愧是青峰.某種程度來說他很厲害.但另一個觀點又是相反
    說到國際刑警.這頭銜好閃耀阿!要查神馬的感覺好容易!(神馬都曝露在他眼下(ry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