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籃]愛情是可以被馴養的 (1)-青黃

*IF職業設定

 

 

 

塞納河。

  

法國第二大河,流經比利時,直切穿越巴黎市中心,沿岸堆砌了人工建造的石製河堤,河上橫跨了三十七座大大小小的橋梁。

 

沿著河堤的北岸,法國人將之稱為右岸,南岸則是著名的左岸。

 

 

相較於充滿了人文氣息的左岸,右岸相較之下多了點城市的紛嚷以及熱鬧。

  

著名的羅浮宮,歌劇院等都聚集在塞納河右岸。

 

有句話是這樣形容的:「走在塞納河兩岸;左岸碰到教授右岸踩到銀行家。」便很貼切的描述了左右岸的差異。

  

到了法國巴黎,不去一趟塞納河,便像是到了羅浮宮卻沒有跟蒙娜麗莎見上一面同樣的扼腕。

 

要感受法國蓬勃的時尚藝術以及人文浪漫,塞納河畔無疑是最適合的場所。

 

三月,初春的天氣微寒,只穿著針織衫和淺色風衣外套的黃瀨覺得有些冷,拉緊了外套的前襟,抵禦冷冽的寒風吹襲。

 

漫步在河畔,經過錯落在人行道上的咖啡館露天座椅。

 

自從來過一次之後,黃瀨便深深的喜歡上了塞納河這裡輕鬆自在的氣氛。

 

雖然這裡距離他所住的高桑維爾有一段不短的路程,但是每逢假日他仍會搭著車過來,隨著巴黎的慵懶步伐,享受著午後時光。

 

露天咖啡廳,河畔漫步,對彼此從容微笑釋放善意的法國人。

 

黃瀨覺得身處在這種環境真是舒服極了。

 

他每次過來其實都沒有特定的目的,端看當天心情決定要做什麼。

 

有時候帶本書便能在咖啡館消磨一下午的時間,有時候進去羅浮宮裡逛逛,更多時候他只是延著河畔散步,搭著渡船晃蕩便能度過一天。

  

來法國不過三個多月時間,黃瀨已經被巴黎左岸深深吸引,他真心的喜愛著這裡。

  

平日除了在機場上課外,他花最多時間的就是在賽納河這一區。

 

黃瀨來法國以後的興趣除了來塞納河散步之外,他還愛上了紅酒。

  

法國人喜愛的東西不多,大抵就是咖啡,乳酪跟酒,黃瀨也是在這樣的環境裡開始學起了如何品味紅酒。

 

過去在日本時還不習慣,總覺得紅酒味澀不討喜,所以偏好香甜的白酒或香檳,來了法國後才開始懂得品嘗各種不同酒莊紅酒的特色,然後嚐遍各大知名酒莊出產的紅酒白酒。

 

他開始瘋狂蒐集紅酒,大酒莊小酒莊,知名不知名,只要他有興趣的都會想辦法弄到手。

 

同事跟學員也是聽說了他的瘋狂,只要拿到有趣的酒,便會帶去與他分享,讓黃瀨在短短時間內便見識到了五花八門的法國紅酒。

 

今天過來市中心,也是因為有間小酒館的老闆說買到了一瓶少見的酒,邀他一起到店裡嚐嚐味道,所以黃瀨才會在非假日的時間興匆匆的跑來。

 

推開酒館的門,黃瀨躲進屋裡拉上門擋住外頭的冷風,享受著迎面而來的暖氣。

 

「Kise!」

 

吧檯後的老闆兼酒保熱情的招呼,他很喜歡這個從日本來的年輕人。

 

照他的說法來看,黃瀨雖然是從陌生的東方國度來,但是他的骨子裡一定是個不折不扣的法國人。

 

又高又帥又愛紅酒,根本法國人。

 

「Hi.」脫下風衣掛在椅背上,黃瀨在吧檯前坐下。

 

「快來看看我買到的寶貝。」

 

老闆一副炫耀獻寶的模樣,從身後的酒櫃中取出一瓶紅酒。

 

「哇嗚!」一看到瓶身上的酒標,黃瀨毫不掩飾他的興奮與驚訝,瑪歌酒莊這個年份的黑皮諾超~難買到的。那一年風調雨順,葡萄酒講究的天時地利人和都在最棒的時間,當年出產的葡萄酒可以稱得上是夢幻逸品,現在能夠買到的已經是最後僅存的幾瓶了吧。

 

「先打開來醒酒,待會我們就能喝到傳說中的夢幻葡萄酒了!」

 

老闆已經忍不住一臉饞樣,手腳俐落的將軟木塞打開。

 

「在這之前先來一點開胃酒吧。」

 

黃瀨忍不住嘴饞,點了杯卡本內紅酒。 

 

「Kise,來法國還習慣吧?」

 

店裡客人不多,老闆也輕鬆的跟黃瀨聊起了天。

 

「你不總說我是法國人,來這就像回家,怎麼會不習慣呢。」

 

黃瀨輕笑著淺啜了口酒,拿老闆最愛說的話堵他。

 

「說的也是!」老闆哈哈大笑,又拿起酒瓶替黃瀨添酒。

 

「不過說實在話,我有時候還是看不太慣你們法國人的懶惰。」

 

黃瀨朝店長開玩笑的說。

 

「我們法國人生活的宗旨就是要活得快樂,每天為了五斗米庸庸碌碌的怎麼算的上是過生活呢,像這樣每天喝酒聊天多棒啊。」

 

「過生活啊…」

 

搖晃著手中的玻璃杯,黃瀨的眼眸盯著從杯壁往下滴落的紅色酒液。

  

「有酒喝,有情人陪,人生就莫過於此了,其他沒什麼值得追求的。」

 

老闆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模樣。

 

情人嗎…

 

黃瀨抬頭一口喝光杯中的紅酒,嚐見一絲苦澀。 

 

他也希望…那個人能夠成為他的情人吶…

  

強打起精神,他笑著對老闆說

 

「酒醒夠了,來喝吧!」

 

 

紅酒雖然酒精濃度不高,但是因為心情低落,所以黃瀨也失了節制的多喝了幾杯,導致回家時已經有點微醺。

 

哼著歌踉蹌的爬上階梯,黃瀨從口袋裡掏了好幾次才掏出鑰匙,打開門連燈都沒開,他看也沒看的憑著身體印象朝客廳沙發撲去,跌在柔軟的印花沙發上,他不禁舒服的嘆了口氣。

  

喝完酒最適合睡覺了。

  

拉過一旁的抱枕,黃瀨打著哈欠,打算就這樣在沙發上度過一晚。

 

單身漢就是有這樣的好處,想在哪睡想什麼時候睡想怎麼睡都沒人管。

 

沈入睡夢前,黃瀨的思緒又情不自禁的飄向了青峰。

  

自從在機場和青峰相遇了之後,那傢伙雖然沒有表示什麼,但是每隔幾個禮拜他都會自動找上門,拉著黃瀨做愛,一做就是一整晚,搞得彼此禁疲力盡,但是隔日黃瀨一張眼,他卻又是消失無蹤。

 

所以對他來說自己只是個可以陪他上床的對象吧。

 

真過分,下次絕對要拒絕他。

 

思緒昏沉低落,黃瀨摟著抱枕睡著了。

 

睡著的他沒有發現臥房的燈亮了。

 

青峰從臥房走出,皺著眉瞪著縮在沙發上睡著的黃瀨。

 

他就想這傢伙今天怎麼這麼晚還沒回來,他等的不耐煩索幸直接就睡了。

 

沙發不小,但是擠上身高將近190公分的黃瀨,便顯得有些擁擠。

 

將臉頰靠在抱枕上蹭了兩下,黃瀨睡得舒服,沒有被青峰的動作吵醒。

 

他彎下腰將黃瀨一把抱起,朝臥房走去,輕輕放在床上。

  

黃瀨一碰到床,便自覺的滾到他的枕頭上,繼續睡得不省人事。

  

青峰站在床沿,看著。

  

嘆了口氣,他的值班時間差不多要到了。

  

關掉房間的燈,青峰轉身離開。

 

 

 

隔日,黃瀨準時的在清晨七點醒來,他困惑的搔搔頭髮,他記得他昨天是在沙發上睡著的,怎麼一覺起來就跑到床上了?難不成他有夜遊的毛病?

 

想了老半天他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回到床上的,只好當成是自己半夜睡昏頭了爬回來的。

  

打著哈欠,黃瀨爬下床走進浴室,迷濛的目光忽略了被拋在床邊,那件不屬於他的青色汗衫。

  

 

TBC

——————————————-

我以為我要寫苦逼黃的浪漫戀愛史

但是寫到現在好像變成黑暗懸疑史…

寫到一個天昏地暗心理腐敗(到底是寫了些什麼)

誰叫他們兩個每次都要脫稿演出(丟筆)

標題也從詩情畫意的塞納河畔–>月橘–>被給予的自由–>Stockholm–>直到現在”愛情是可以被馴養的”

唉唷我取名無能

取名真麻煩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黑籃]愛情是可以被馴養的 (1)-青黃”

  1. 很喜歡ㄉㄉ寫的青黃><
    版主回覆:(11/19/2012 01:30:11 PM)
    有人喜歡我的黑暗青黃真是太開心了;)
    請多多支持耶~

    Like

  2. 浪漫戀愛史VS黑暗旋疑史.這兩個俺都沒問題(ry
    話說書名是"你是我的俘虜"這樣的話也不錯(!!!
    青峰把黃瀨抱去床上!我喜歡這樣的情節!
    話說黃瀨似乎變成酒鬼(?!)了(不.別.他只是愛品紅酒的品酒家(XD
    版主回覆:(02/05/2013 11:26:35 AM)
    酒鬼的話應該是指每天都要喝酒,不喝會像毒癮發作一樣的人喔
    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w
    是說書名取這樣應該會滯銷吧wwww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