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籃] 自來貓+香煎鮭魚-青火

原本發在噗上的短打,加上帶回家以後的後續~

 

 

自來貓

 

火神站在新買的車旁,看著在他引擎蓋上縮成一團用屁股正對著他睡著的黑貓,白色的板金上有著一個個貓腳印,從側邊沿伸到伏著的身體下。

 

剛下過雪的空氣很冷,所以那貓才會爬上發熱的車上取暖吧。

 

不忍心打擾睡的正舒適的動物,但是火神又不能一直站在車旁等牠離開。

 

他走到車前看著枕在前掌上的貓臉,伸出手指敲敲引擎蓋,那貓卻只是睜開眼露出細長的瞳孔瞄了他一眼,然後閉上眼睛繼續睡。

 

火神猶豫著,他彎下腰平視貓臉,然後看見對方的眼睛微微撐起,似乎也在窺伺著自己。

 

他直視著瞇起的貓眼,緩緩伸出手,然後在手指蹭上貓咪頭上的軟毛後快速抽回手。

 

被摸了一下的貓沒有反應,繼續睡。

 

火神咧開嘴笑了,伸出掌揉撫了下貓咪的脖頸以及頭頂,厚實鬆軟的黑色貓毛摸起來很舒服。

 

他只摸了幾下便收回手,猶豫著他到底要不要把那貓趕走,天氣很冷,他想快點進車裡。

 

被摸了的貓也沒有動作,閉著眼像是在睡覺,只是豎在頭上不時聳動的耳朵出賣了牠,耳朵跟著火神的聲音左右轉動,牠等了一陣子沒再等到男人的手來摸他,於是微微撐起眼皮偷看了下,對上一雙困擾的紅色眼眸。

 

火神看著貓咪瞇眼偷看他,忍不住又伸手摸了下貓咪的耳後,然後看見對方舒服的瞇起了眼,伸展了下趴在車上的前肢,側頭枕上。

 

貓瞇著眼看著男人在前方走來走去,然後踱步朝牠背後走去,於是牠伸了個懶腰站起身,張開貓嘴打了個哈欠。

 

火神看到貓站了起來,想說終於要離開了嗎,結果黑貓只是站起來打哈欠,然後將原本面對他的屁股轉了個方向,頭朝著他的方向又再度趴了下來,一臉愜意的瞇上眼。

 

對,他真的覺得那貓臉上寫著”老子覺得你的車很好睡,還不快謝恩“的這種表情。

 

他又伸出手摸了下貓,掌心滑過流暢的背脊,長指搔刮著軟嫩的下巴皮毛,看著貓臉上露出滿足的表情,忍不住又搔了幾下,然後聽見從喉中傳出的呼嚕聲。

 

『好啦我要回家了,你快從車上下來。』

 

火神的話再一次的被無視,他無奈的收回手,想著待會車子發動後貓就會自己下來了吧,於是打開車門坐上車。

 

發動引擎,車子震動一下後開始發熱,引擎蓋也微微震動,但是那貓只是抬起了頭,隔著玻璃望著坐在車裡的男人,貓眼在黑暗中閃閃發光。

 

『真是的,竟然黑的只看的到眼睛。』

 

火神嘟嚷了聲,坐在駕駛座上和引擎蓋上的貓咪四目對望。

 

他嘆了口氣再次打開門下車,然後伸手將貓從上面抱了下來,帶進車裡。

 

『回家吧。』

 

 

香煎鮭魚

 

將貓帶回家裡,火神直接拎著牠進到浴室,打算幫牠洗澡。

 

打開回來的路上臨時買的寵物沐浴乳豪邁的倒進水盆中,挽起袖子用水柱沖開肥皂液,打出濃厚豐富的泡沫。

 

在他往水盆裡放水的時候,黑貓在他身邊穿梭,巡視著這不大不小,但是還算整潔的浴室,然後一把被火神揪住脖頸處扔進水盆,突然被浸到水裡牠驚慌的撲騰著,喵喵亂叫,腳掌拍著水,像是怕自己會沉下去一樣。

 

火神伸手探到貓兩隻前腳的腋下,舉起牠的身體將牠從水中拉出,變成前足墊在盆邊的姿勢,黑貓稍微冷靜下來了一些,頭上的毛被自己拍濺起的水花給浸濕,狼狽的垂下,原本豐潤厚實的皮毛也濕淋淋的緊貼在身上,貓頓時瘦了一圈,顯得有些可憐,牠抬起頭用眼睛瞪著火神,像是再責怪他為何讓自己變得這麼狼狽。

 

火神望著貓深幽的藏青色貓眼,他笑了下抹掉臉上沾到的水珠,伸出沾滿泡沫的手揉上貓的頭頂,牠瞇起眼,舉起腳掌打算拍掉男人搓弄牠毛髮的掌,卻意外發現溫熱的手只以及溫水按摩過皮膚的感覺很好,於是放下了預備攻擊的爪子,前腳搭在盆邊享受男人的伺候。

 

手掌帶著泡沫搓揉洗刷著毛髮,兩隻手一起抓握住貓的身體,按摩著敏感柔軟的肚腹,貓呻吟著呼嚕,全身發熱的舒服,身體幾乎要趴在盆上了。

 

男人的手離開牠的身上,將牠從盆中撈出,溫熱的水輕輕沖掉身上的泡沫露出底下烏黑的毛髮,牠又開始掙扎,不喜歡水從身上流過的感覺,但是卻被男人牢牢抓著,逃不走,只好用爪子緊緊刨住眼前的磁磚縫隙。

 

好不容易熬到男人關上水柱,用蓬鬆乾燥的毛巾包住牠,牠已經連動都不想動了。

 

伏臥在男人懷中被抱到房間,用吹風機吹乾身上的毛髮,回復原先鬆軟膨亮的模樣,吹乾後的貓被放在床上,牠懶洋洋的抬頭看了眼走到衣櫃前拿衣服的男人,目送著他走進浴室打理被自己的掙扎搞得一塌胡塗的模樣。

 

哼,不過稍微給你一點教訓罷了。

 

貓在床上滾了圈,站起來跳下床,邁開步子朝外面走去,牠站在房間門口張望了下,看準目標,一躍跳上了沙發,在疊好的毯子上滾了圈弄亂,舒服的蹭蹭,然後趴好。

 

火神沖完澡換上乾淨衣服,出來後發現貓不在床上,探頭看了下客廳,發現那貓自在的在沙發上蹭著背,攤平伸展身體,不復剛才在浴室被壓著頭沖水的瘋狂模樣。

 

拉下剛套過頭的上衣,蓋住結實的腹肌,火神走向廚房準備晚餐。

 

路過沙發時伸手摸了下貓,隨口問了句,

 

『香煎鮭魚好嗎?』

 

貓不理他,逕自將頭枕在交疊的前掌上,鼻子噴了聲,像是對男人的問題不屑一顧。

 

火神笑了下,掌心在頭頂柔軟的貓毛蹭了下後收回手,朝廚房走去。

 

從冰箱拿出今天早上出門前已經先泡在鹽水中的新鮮鮭魚,揭開蓋在玻璃碗上的保鮮膜,取出魚肉。

 

放在平底鍋上煎得金黃,然後用鍋鏟鏟起放在盤子上,將另一邊與蛋汁混好的白飯倒入鍋中大火快炒,然後加入高麗菜絲跟撥碎的鮭魚肉,翻炒幾下便乘進盤中,可以上桌了。

 

鮭魚的油香鹹味從廚房傳出,趴在沙發上的貓抽動了下靠在前臂上的鼻子,嗅聞著空氣中的香味,牠抬起頭,興味盎然的朝廚房看去,正好對上端著盤子出來的男人。

 

他站了起來,躍下沙發,朝餐桌走去,靈巧的跳上椅子,然後踩在椅上跳上桌子,低下頭嗅聞著火神擺上桌的炒飯。

 

火神笑著拍拍牠的頭,擺上另一盤只有裝著撥碎魚肉的盤子。

 

『這份才是你的。』

 

黑貓伸爪撥撥盤子,嗅了下裡頭的肉,張嘴露出小小的虎牙,叼起一塊肉跳下桌子。

 

火神看著牠將肉放在地上撥弄,小心翼翼的舔了口,然後吃進嘴裡。

 

小小的貓舌舔著唇,抬頭望著火神,然後又再次竄回桌上,這一次牠沒再把肉咬出來,直接將臉埋進盤中,吃了起來。

 

火神拉開椅子坐下,拿起湯匙吃著他的炒飯,一邊觀察著黑貓。

 

『吶,叫你 Daiki 吧。』

 

貓抬起頭衝著他喵嗚了一聲,繼續埋頭吃肉。

 

火神笑了,伸手揉揉貓的頭。

 

『Daiki。』

 

 

———————————————

自來貓完全是我心中的ニャンコ峰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