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籃] 22. 回家-青火

*R18有,慎入。

 

 

 

火神坐在機場大廳,手裡拿著手機正準備打電話給青峰說他到了,要他別擔心。

 

手指還按在播出鍵上,一雙球鞋在他眼前站定,火神心裡想著這雙鞋好眼熟,然後聽見電話彼端傳來用戶已關機的電子音。

 

掛斷電話他抬起頭,然後就看見他本來以為正在日本的某人。

 

『青峰?』

 

他錯愕的喊著,看著青峰拉著他的紅色行李箱站在他面前。

 

『你怎麼會在這裡?』

 

『嘛,我一個人在日本也無聊,乾脆就跟著來了。』

 

『那你幹嘛不早跟我講?』

 

『講了你會讓我跟嗎?』

 

青峰揚起一邊的眉毛看著火神,那模樣很欠扁。

 

最後火神只好無奈的拉著行李,另一手拉著四處張望的青峰,在機場裡大步的走著。

 

『等等,火神你走慢一點,那裡有NIKE專賣店…』

 

『要趕不上回家的巴士了!等到了我再陪你去城裡的專賣店逛到你爽。』拽上了青峰的手,火神在人群裡往前擠。

 

青峰跟在他身後,低頭看了下火神拉著他的手,然後張開手掌,手指滑入火神的指間,收緊。

 

兩人好不容易坐上了往城裡的巴士,火神忍不住鬆了口氣,每次回家最麻煩的就是等巴士了,尤其是長假前後,等著要回家的人太多了。

 

『我說你啊,幹嘛硬要跟我一起過來?』

 

火神拆開剛在機場速食店買的漢堡塞進嘴裡。

 

『誰讓你每次回來都這麼久。』

 

伸了個懶腰,青峰湊過頭咬了一口火神手上的漢堡,剛好是在他咬過的地方。

 

『今天不是照燒牛肉堡?』嘴裡嚼著漢堡肉青峰問著。

 

『這裡是美國,怎麼可能會有照燒口味的。』

 

拿起飲料插上吸管,火神先遞到青峰嘴邊讓他吸了一口。

 

『你有跟你爸媽說我來了嗎?』

 

『現在才開始緊張會不會太晚?』

 

火神低聲笑了下,又咬了一口漢堡,口齒不清的說著。

 

『當然會緊張啊!我就不相信你去我家的時候會不緊張。』

 

青峰抱怨。

 

『我爸媽人很好,別擔心。』

 

趁著沒人注意,他湊過頭在青峰臉上碰了下。

 

他們會喜歡你的。

 

青峰搶過飲料大口的吸著,好好的一根吸管都快要被他咬斷了。

 

媽的,第一次上場比賽都沒這麼緊張。

 

下了車拖著行李走了一小段路,火神比著前面的一排住房對青峰說著。

 

『車庫前有籃框的那間就是我家。』

 

他感覺到和他交握著的掌心有些熱,微微的沁出了汗水。

 

他拉著僵硬的男人走到家門口,鬆開手按下電鈴。

 

『我回來了。』

 

青峰看著門開了,火神和父母互相擁抱,然後拉過他介紹。

 

『青峰大輝,我在日本的朋友。』

 

青峰根本記不清他是怎麼伸出手和火神先生握手的,然後被迎進家裡。

 

等他回過神來,已經在餐桌前坐定,手裡拿著刀叉,眼前的盤子盛上了食物。

 

『不用客氣,多吃一點。』

 

火神太太笑得愉悅,兒子第一次帶朋友回家,當然要好好招待一下。

 

『謝謝。』

 

他低下頭,用叉子戳著盤子上的青豆。

 

火神趁著爸媽沒看到的時候靠了過去,悄悄的在他耳邊說。

 

『看吧,我爸媽人很好的別緊張。』

 

青峰沒握好手上的叉子,戳著瓷盤差點飛出去。

 

火神不動聲色的把自己盤子裡的肉偷渡到青峰盤子裡,眨著眼要他多吃一點,然後自己端著空盤對母親嚷嚷說他肚子餓還要再吃。

 

整頓用餐氣氛可以稱得上是愉快的,在幾杯紅酒下肚以後青峰也放鬆了些,和火神爸聊籃球聊工作,火神在一旁時不時的補個幾句,籃球一直都是這個家裡的共同話題。

 

酒足飯飽後,火神帶著青峰回房間放行李,然後接過母親遞來的新毛巾跟盥洗用品。

 

青峰在火神媽關上門出去後忍不住倒在床上鬆了口氣。

 

『怎樣,還好嗎?』

 

火神笑著把行李移到地上,在他旁邊坐下,手指蹭上青峰的短髮。

 

『見岳父岳母這種緊張的心情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啊…』

 

青峰一臉痛苦的摀著肚子,表示他緊張焦慮。

 

『先去洗澡,今天早點睡吧,不然你會被時差給折磨死。』

 

火神拉起青峰將他推往浴室的方向,順便把衣服塞進他手裡。『我再去多拿一件被子過來。』

 

『晚上一起睡嗎?』

 

青峰的聲音隔著浴室門板傳出來,火神笑了。

 

『嗯,一起睡。』

 

 

 

『你爸媽不會覺得奇怪嗎?』

 

青峰一手背在腦後,問著躺在他隔壁的火神。

 

『家裡的客房早就變成儲藏室了,所以你也只能跟我一起睡。』

 

火神翻過身,紅色的眼眸在黑暗中閃閃發亮。

 

青峰轉過頭看著他,空著的手在被子裡摸了過去,握住對方。

 

『明年,去我家吧。』

 

他說。

 

『好啊。』

 

然後他回答。

 

兩個人在黑暗中相視而笑。

 

湊了過去,青峰的唇碰上對方的。

 

乾燥溫暖,是,他的。

 

嘴唇互相摩娑,火神張開唇,迎接對方探來的舌。

 

藏在被窩裡的手十指交扣。

 

有一種回到高中時期,兩人躲在樹後接吻的感覺。

 

青峰翻過身壓在火神身上,嘴唇不願分開,只是伸手探進衣內摸上火神的胸前。

 

『來做吧。』

 

他在火神的嘴裡說著,指頭捻上對方胸前的突起。

 

『不行…會被聽到…』

 

火神從他的吻裡掙脫,喘著氣壓低了聲音。

 

『你叫小聲一點就行了。』

 

青峰低頭啃上對方的脖子,膝蓋抵上火神腿間的勃起蹭了兩下,感受到了硬度。

 

『反正你都硬了,來做吧。』

 

火神咬著牙掙扎了一下,然後妥協。

 

『你不要在太明顯的地方留痕跡,會被看到。』

 

他推開青峰正準備在他脖子上種草莓的的頭,雖然是在黑暗中,但是仍能看見潮紅的面龐。

 

『嗯。』

 

直起身體先脫掉自己的上衣,然後掀起火神的衣服,青峰趴上火神光裸的胸膛舔吻乳尖,用舌頭舔弄。

 

『唔嗯…』

 

火神咬著唇,按在青峰頭上的掌往下滑去,摸上對方光滑的背脊。

 

青峰惡意的在結實的胸膛上留下幾的明顯的吻痕,咂吻的聲音響亮,然後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在火神胸前又親又啃。

 

身下的人抬高了臀,腳勾在青峰身後,腿間的勃起隔著褲子互相摩蹭。

 

青峰一把拉下彼此的褲子,讓欲望能夠直接碰觸對方。

 

性器在彼此之間互相擠壓磨蹭,火神喘著氣,伸手想握住,卻被青峰拉開手。

 

『讓我進去。』

 

『家、家裡沒有潤滑液。』

 

青峰聞言動作頓了一下,然後俯身壓住火神的唇不再讓他開口。

 

手指探到臀間摸索著,乾澀的穴口有些難以進入。

 

他伸手到腿間抹了把兩人分泌出的體液,重新回到穴口嘗試著推進。

 

『唔…』

 

火神難耐的皺了下眉,張開了腿試著放鬆。

 

手指熟悉的在甬道內摸索著,青峰一口咬上火神的下唇。

 

『不然你先射一次,這樣就有得潤滑了。』

 

青峰鑽進被子裡,抬起對方的臀舔上了皺摺處,讓手指能夠進出的順利些,然後張口含住勃起。

 

舌頭在敏感的前端滑動,他將完全勃起的慾望含得更深,抵上喉間的軟肉,埋在體內的手指也準確的按上了那一處。

 

火神繃緊了腿,在青峰的舌下顫抖,然後在快要射出來之前青峰退了開來,掌心覆在前端,接住了火神射出來的東西。

 

火神喘著氣,感覺到青峰把溫熱的體液抹上臀間,手指蹭了進去摸了幾下,然後爬了起來抱住火神,腿間的勃起抵上剛剛被他擴張過的部位。

 

前端才剛擠進一些,火神皺起了眉頭,不太習慣這樣的粗魯,潤滑不夠讓摩擦有些疼。

 

青峰停下了動作,然後抱著他翻了個身。

 

『你自己動吧,痛了就停下來。』

 

火神紅著臉沒有動作,直到青峰惡意的將臀部往上頂,他才手忙腳亂的伸手抓住在他腿間頂弄的性器。

 

『快點。』

 

青峰忍不住了。

 

火神伸手往股間試探了一下,確定裡面有被青峰好好的用體液潤滑了,才握住青峰勃發的慾望抵住皺摺處,緩慢的往下坐。

 

勃起被熱燙的肉壁包裹,少了潤滑但是多了一點刺激,摩擦的感覺更明顯了。

 

他忍不住想挺腰,卻被火神死死按住胸膛無法動彈。

 

緊繃的穴口一點一吋的將勃起的性器吞了進去,火神終於坐到底了,鬆開手,他喘了口氣。

 

這個姿勢進的比以往都要深,頂到了不熟悉的位置,他有些不適應。

 

青峰動了下腰,啞著嗓子催促他動。

 

火神手撐在青峰腿上,試著抬起了臀然後坐下,被撐開的腸道適應了這樣的動作,開始分泌出腸液,讓他不再那麼難以移動,進出的順暢了些。

 

青峰的手撫上火神的臀側,拉著他起落,時不時的還在他坐下時故意挺腰,頂進深處。

 

『哈啊…青峰…』

 

火神張著被頂弄的失神渙散的瞳眸,張著嘴喘氣呻吟。

 

青峰緊緊盯著在他身上起伏的人,結實的腹肌在汗水的浸潤下閃著光澤,眼神向下,他摸上了對方腿間隨著頻率晃動的性器,揉捏著。

 

『唔嗯…快…點…』

 

火神彎下了腰,起落的速度加快了些,讓體內進出的性器每一下都蹭過敏感處,高潮衝上脊椎,腿有點無力。

 

一下下抽蓄著的肉壁蠕動攪緊了埋在裡頭的性器,青峰喘著氣拉著火神的手坐了起來摟住對方,吻住火神的呻吟,舌頭探進嘴中攪動。

 

火神的腿夾上他的腰,他伸手按上對方的臀,腰部挺動開始抽送。

 

體重加上青峰刻意的動作,讓每一次的進出都頂進深處,火神喘氣,卻被青峰給堵住了嘴,只剩下嗚嗚的聲音。

 

肉體拍擊的聲音響亮,抽動的速度沒有減緩,火神在高潮的邊緣掙扎,但是抱著他的人卻惡劣的故意頂弄著敏感處,他揪緊了對方的肩膀,腿間的性器硬到不行,流出的透明體液弄濕了兩人腿間的毛髮。

 

『哈啊…不….嗯…』

 

射出的精液濺上了下巴,青峰將火神推倒在床上拉開腿,在緊得讓人抓狂的穴中抽幹,然後在即將要射精的前一刻俯下身堵住火神的唇,填滿。

 

火神平復了下呼吸,踢了下還趴在他身上的青峰。

 

『被子沒弄髒吧?』

 

青峰爬了起來開燈,掀開被子看,還好絕大部分的體液都在兩人身上,床鋪上倒是還算乾淨。

 

他抽了張紙巾擦掉濁液,然後探手到火神腿間擦拭。

 

『洗洗吧。』

 

火神下床,皺了下眉看著凌亂的床鋪,想著等下要先鋪好才能睡。

 

 

 

火神一直到要離開的前一天才告訴青峰他其實在大學的時候就跟父母提過兩人在一起的事情了。

 

青峰的臉黑了一半,難怪這一個多禮拜火神爸媽對他異常熱情,害他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一直到了機場入關之前,他才鼓起勇氣站在火神爸媽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證他會對火神很好,然後被漲紅了臉的火神拉走。

 

兩個人站在玻璃後對著父母揮手道別,牽著手。

 

 

——————————————–

嗯,青峰跟著媳婦回娘家了(被揍

大家新年快樂唷;)

順帶一提最近的BGM是腹話版本的結ンデ開イテ羅刹ト骸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黑籃] 22. 回家-青火”

  1. 喔哦哦!久違的系列更新了 ヾ ( * ´ ∀ ` * ) ノ ゛ キ ャ ッ キ ャ
    火神拔媽超好
    小青峰不要交壞火神麻吉天使 ( ` ・ ω ・ ´ ) v イ ェ イ !!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