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籃] 仨-火黃

*R18有,慎入。

*微虐。

 

他還沒回來。

火神獨自一人躺在床上,另一側的枕是空的。

應該要習慣的,每個月的這個日子他總是晚歸,雖然未曾開口問過,但是他知道他是去找那個人了。

抬手遮住眼睛,他將落寞藏在閉起的眼底。

為什麼,還放不下呢?

疲倦的他一夜未眠,卻等不到心裡期望的那個人回家。

在鏡子裡看見憔悴的自己,他苦笑著用冰水潑上臉龐強打起精神。

正在廚房裡煮咖啡煎蛋,他聽見開門的聲音,探頭出去看見他推開門進來。

『吃早餐嗎?』舉起了手裡的盤子,他問著剛到家的人。

『頭痛…想睡覺…』

那人看也沒看他一眼,拖著沉重的腳步朝臥房走去,然後他聽見他倒在床上的聲音。

嘆了口氣放下盤子,他拿起昨晚準備好的蜂蜜水,重新兌上一點熱水端去房間。

『喝一點,不然起來頭痛。』

他哄著將臉埋在枕頭中只留下金黃色的後腦勺對著他的人,扶了起來將杯子湊上對方的唇。

愛睏的人乖順的張口喝下杯裡的液體,然後趴回床上繼續睡。

他拿著空杯子出去,解決了自己的早餐以後才回到房裡換衣服準備上班。

放輕了動作怕吵醒似乎睡得不慎安穩的對方,然後在準備出門經過床邊時聽見了他夢囈一般的低喃。

『小青峰…』

垂下眼,他忍不住捏皺了手中的領帶。

 

睡掉了一整個下午,黃瀨揉著眼睛起床,到浴室沖掉身上的黏膩以及菸味。還好有喝掉那杯蜂蜜水,喝醉後的頭暈在睡醒後緩解許多。套上睡袍他到廚房想隨便找點東西填肚子,然後在桌上看見對方特意為他留下的三明治,裝在貼著便條紙的保鮮盒裡。

 

他打開蓋子塞了一個到嘴裡,瞥了一眼便條紙上那人留下的叮嚀,要他把三明治吃掉,隨手揉掉紙條,他伸手又拿了一個三明治。

他端著盒子到書房,一邊吃一邊玩電腦,等著對方下班。

天黑了,他把三明治都吃完了淡還是覺得餓,看了下時間,平常這時候都應該要回來了,怎麼今天連通電話都沒有?

他拿過手機打給對方,卻只聽見對方未開機的回應。

撇撇嘴,他晃去廚房拿了包泡麵止飢,客廳裡開著電視,陪著他打發時間。

晚上十點,他切換著已經看到不想看的電視頻道,心裡有些不開心。

這是他第一次被獨自丟在家裡這麼久火神還不回來,每次他只要沒班要飛,火神一定會排開晚上加班留在家陪他,然後做一堆菜和他一起吃。

像這樣把他一個人獨自留在家裡然後連絡不上的情況過去從來沒有過。

摟緊了抱枕,黃瀨覺得有些孤單。

他不在的時候,小火神也一樣寂寞嗎?

他以後再也不會不回家了。

歉疚的念頭占據了腦中思緒,他昏昏沉沉的在沙發上睡了一覺,他被關門的聲音吵醒,揉揉眼睛,他看見火神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差一點撞到沙發。

『小火神!』

他急忙拉住對方的手,讓他不至於跌在地上,高大的身體倒向沙發,黃瀨聞見他身上的酒味。

『你去喝酒了?』

他皺著眉看著火神,這傢伙明明不喜歡喝酒的,每次出去吃飯都只是應付一般的喝個幾杯,更別說是喝醉了。

『醒醒,去洗澡。』

黃瀨拉著火神的手臂想把他撐起,卻被一把推按在沙發上,帶著酒氣的唇粗魯的壓上他,一點也不溫柔的啃吻著,舌頭探進嘴中,黃瀨嚐見威士忌的味道,嗆進了他的喉中。

火神的手扯著黃瀨的睡袍,大掌探進用力揉捏著胸前的突起,黃瀨的唇被咬著無法說話,只能嗚咽著抗拒。

手滑過腰間抬起黃瀨的臀,火神扯開褲頭,不管不顧的撞了進去。

『嗚!』

黃瀨痛得咬住火神的唇,後方被撕裂撐開的感覺讓他忍不住揪緊了火神的手臂,冷汗涔涔,剛才被挑起的慾望瞬間降回零度。

但是早已被酒精沖昏理智的火神只是伸舌舔去嘴唇上的血珠,伸手扳開黃瀨的腿開始抽動。

『別走…』

乾啞低澀的聲音在他耳邊低喃,黃瀨心裡一突,像是明白了對方為何會徹夜不歸的買醉。

心裡有些疼,有些抱歉,他伸手攬住火神的脖子,顫抖的嘴唇碰上對方的唇角。

『我不會走的。』

乾澀的甬道讓進出變得困難,火燙的性器摩擦著肉壁,黃瀨咬著下唇忍耐著,努力將腿張的更開些放鬆肌肉。

火神伏下身子毫無規律的衝撞著,黃瀨的身體被頂的撞上沙發扶手,在體內的粗長因為姿勢改變直接撞上了前列腺處。

從脊椎傳上的酥麻像電流一樣刺激著大腦,黃瀨忍不住喘了口氣,捏緊了握在手中的對方的手臂,被強行闖入的身體也不再那麼痛苦。

『唔嗯…』

幾次蹭過敏感處的性器,黃瀨呻吟著,快感壓過了痛楚,腿間也逐漸勃起。

或許是埋在體內的勃起分泌出的黏膩潤滑了黃瀨的身體,摩擦也不再疼痛,進出得更加順暢,火神喘著氣抽動著。

『哈啊…小火神…』

腿間的性器在對方腹肌上磨蹭,染上一片水潤,火神的臉埋在黃瀨頸間,熱氣噴拂在細膩的膚上。

黃瀨喘著氣,精液濺上兩人腹間。

沒有任何技巧的挺弄抽送,火神在黃瀨體內射出,他伏在黃瀨身上動也不動,疲軟的性器也沒有退出。

黃瀨咬著牙推推他的肩膀,卻發現火神竟然靠在他的肩上就這樣睡著了,被他推了幾下,火神咕噥了聲,蹭了幾下埋在他肩窩繼續睡。

黃瀨把他推起,腿間的傷口在兩人分離的時候受到了拉扯,他嘶了一聲,忍不住瞪了一眼火神。

半拖半扛的把人拉到浴室,脫掉身上凌亂的衣服隨便用水沖了下擦乾,再一次的把人拖到床上去扔著,他躺倒在他身旁,喘了口氣,臀間仍然有些發疼。

從抽屜裡拿出藥膏隨便抹了幾下,他蹭到火神身邊拉過被子將兩人蓋起。

『別再去喝酒了。』

他低聲的對著已經睡著的人說著,手指揉上對方微蹙的眉間。

『我會擔心啊笨蛋…』

 

————————————

親友們的點文總是不太正常….

又要虐又要肉乾脆一起(ry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