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籃] secret admirer – 青火

Aomine Ver.
 
他覺得自己很齷齪,當大家在球場上為了勝利而歡呼擁抱時,他只想著可以多抱著這個人多一秒也好。

當對方的手臂勾在他的肩上時,他幾乎要忍不住血液往身下匯流的衝動。
看著他的笑臉,急欲脫口的話到了咽喉前卻都說不出口了。
高中三年,大學四年。
他只能用籃球當做一個藉口來停留在對方身邊。
一起打球,一起吃飯,一起生活,這樣就夠了。
然後在對方獲得NBA資格而出國時,壓抑著內心崩潰一般的發疼,沉默的站在歡送的人群裡,目送對方登上了離開日本的飛機。
原本話就不多的他開始變得更加孤僻,一個人吃飯,一個人上下班,連籃球都很少碰了。
他每天早上上班經過報攤一定會買一份報紙,仔細的攤開體育版檢查每一個小版面,然後將比賽時間用紅筆給圈起來,記在手機行事曆裡。
最少,他想著,最少他還能透過電視看著他。
 
然後在球季結束當天,看著他所屬的球隊拿下冠軍,看著他和不同國籍的隊友抱在一起時,默默的捏緊了拳頭。
電視裡,麥克風被遞給了獲得單場最有價值球員的紅髮十號,他認真的看著攝影機,說著青峰不熟悉的英文,最後從他的口中蹦出了日文。
「一直到登機前我都在等著你說出那句話,現在換我了,」他頓了下,剛從緊繃的比賽中平復過來的呼吸又開始急促了起來,臉頰泛紅。
「青峰大輝,我喜歡你。」
 
Kagami Ver.
 
每一次比賽過後的歡慶,他被同樣濕熱帶著汗味的人抱住,悄悄的,心臟的跳動又快速了幾分。
他願意為了這個懷抱努力獲得每一場的勝利。
把手臂搭在對方的肩上,平靜的笑臉下他其實做了無數次的心理準備。
高中三年,大學四年。
他只能用籃球當做一個藉口來停留在對方身邊。
一起打球,一起吃飯,一起生活,這樣就夠了。
接到了NBA資格信的當天,他幾乎要衝到對方房裡,說出藏在心底的那四個字,但是他沒有。
一直到了登機當天,他甚至還在想著只要對方開口說出任何一句挽留,他就會留下,但是他知道對方不會,因為NBA是他們共同的夢想。
所以他只是回頭看了一眼在歡騰的送機人群中,顯得分外沉默的他,然後義無反顧的走進了登機通道。
一個人在國外打拼比他想像中的要困難許多,但是他咬著牙扛了下來。
因為他的心裡藏著一個目標,一個支撐他繼續努力下去的目標。
然後在他所屬球隊終於獲得NBA冠軍的那一刻,他終於笑了出來。
拿著麥克風的手微微的發抖,如果他有在看電視的話,就代表著他是在乎的吧。
「青峰大輝,我喜歡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