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籃] If we can make it through December(2)-青火

雖然身為陰陽師的傳承學徒,但是黑子哲也依舊和普通人一樣必須要接受正規的學校教育。

在修習術法的額外時間裡,他也必須中規中矩的完成學校老師交代的繁重作業。

雖然他常常無法遏制的想召喚出式神來替他完成這些繁重的文字功課,但是看著紙面上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他忍不住嘆了口氣,式神應該不懂英文吧。

闔上書本,他將作業放進抽屜中,然後將今天已經看完一半的小說文庫本放進書包裡。

不知道今天的晚餐火神君會準備什麼?

他的守護者雖然是隻粗魯的老虎,但是意外的在料理方面極有天賦,常在修煉的空檔溜去廚房中準備兩人的伙食,無論是傳統的日式和風料理,或是洋食甜點也都做的有模有樣。

黑子哲也覺得他能得到這個守護者真是修了好幾輩子的福。

他曾經看過有個陰陽師和他的守護者呈現一種水火不容的狀態,除非遇到了危險,不然他的守護者是絕對不會出現在他的視線範圍內。

擁有會做甜點的守護者的他,在回家的路上還是忍不住拐了個彎朝速食店走去,點了一杯香草奶昔。

他站在店門口的屋簷下看著烏雲開始聚攏的天空,慢慢啜著因為口腔裡的吸力而從吸管竄上來,參雜著冰渣的半液體狀涼透甜膩,緩緩的熨貼著他的喉嚨,沿著食道下滑到幾乎是空蕩蕩的胃袋裡。

他的守護者每次看到他帶回家的奶昔都會忍不住皺起濃密的分叉眉毛,像是在責怪他怎麼又空腹喝下了滿杯的冰冷涼飲凍傷了胃,但是最終又會一言不發的,將準備好的晚餐擺上桌。

心虛的將最後一口飲料含進嘴裡讓甜味殘留在舌頭味蕾上,他將空杯扔進了旁邊的回收桶裡,邁步回家。

在進門之前,他用舌頭舔了下嘴角,確認沒有留下先前飲料留下的甜膩痕跡,才拉開門,

「我回來了。」然後看見空無一人的庭園,他微微有些訝異。

脫掉鞋子走進屋裡,他在屋裡找了一圈也沒看見人,連廚房也看起來乾淨的一塵不染。

火神君不在家?

這是黑子第一個冒出腦中的想法,但是他想不出來火神會去哪。

從書包裡拿出小說,他坐在庭院迴廊上,在夕陽下翻開書頁,等著他家的守護獸歸來。

—–

輕薄短小到我都快愧咎到要去撞牆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