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 制約 (神田x亞連)

 

 

 

月亮很白。

亞連・沃克站在窗前,看著缺了角的月亮想著。

「那個人…今晚也不回來了吧。」呿,虧他還早早結束任務就趕回總部的說,神田是大笨蛋。

留下微敞的窗,亞連轉身看著窗角擺放著的一缸蓮花,是那傢伙擅自搬進來的。

每次就只會板著一張臉,笑一下都不願意。

「搞什麼嘛,硬要搬這種東西過來,然後都丟給我照顧,真過分。」雖然嘴裡一邊碎碎念著,亞倫依舊細心的將水缸添滿了水。

開花了呢。

手指撫過合攏的花瓣,拭去染成粉紅色的水珠。

明天早上就會開花了吧…在開花之前還不回來的話就要處罰他。

亞連賭氣的想著。

脫掉制服,亞連赤裸著上身上了床,扯過被子蓋住,不喜歡沁涼的空氣接觸著肌膚的感覺,不過,和他
在一起久了,連睡覺習慣也漸漸被影響,雖然還不像那傢伙一樣喜歡誇張的裸睡。

打了個哈欠,趕著結束任務的疲累放鬆後便一股腦的湧了上來,顧不得繼續抱怨爽約的傢伙,亞連翻了個身沉沉睡去。

夜半,亞連的房門默默開啟,幽暗的人影進入了房間,一頭長髮在黑暗中閃耀著水光。

神田脫去衣服,回到教團後他先到房間洗去了身上的血漬才過來的,走到床邊,木板被兩人的體重擠壓發出了吱嘎的聲響,從背後抱住熟睡的亞連。

「嘖,這爛床真吵。」神田皺眉,默默的咒了幾句,科穆伊室長實在是有夠小氣,連想換個床都不願意撥款。

被清爽的肥皂香氣包圍著,亞連似乎醒了,他揉揉眼,摟住神田的手臂,轉身蹭了個舒服的姿勢,喃喃的說了句「你回來了。」便又繼續沉睡。睡覺還是比生氣重要。

「我回來了。」將臉埋進亞倫的肩窩,神田低聲回應,柔軟的香氣撫平了疲倦的情緒,現在的他什麼都不想,只想抱著亞連好好的睡上一覺…。

翌日。

一向睡得不多的神田在天亮不久後便醒了,闃黑的眼眸注視著縮在他懷中呼呼大睡的亞連,情不自禁的以指腹摩娑著誘人的唇。

「這次任務果然還是太久了呢…」他喃喃道,下次要跟柯穆伊室長好好〝溝通〞一下。

不,看來還是讓他跟亞連一起出任務比較實際,免得有其他人趁他不在時覬覦這株美味的小豆芽菜,晚上睡覺還可以多個抱枕。

「優是笨蛋…」揪緊了被子,亞倫說著夢話,

聽到這句話的神田瞬間變了臉色,臉上寫滿了不爽。連做夢都在罵人,你這豆芽菜是在找死嗎。

「你說誰是笨蛋啊。」翻身壓住亞連,神田用鼻子抵著他的,語氣不悅。

「神田!」被粗魯動作吵醒的亞連,一睜開眼就看到神田陰霾的臉色,神經大條的他沒想那麼多,開心的送上一個吻。「你回來了! 我還以為是在做夢呢。」難怪昨天晚上睡得特別舒服。

「嘛,我回來了。」神田輕易的就被消火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情緒。

低首吻住,這是比蕎麥麵還吸引他的早餐,手也不安分的摩娑著肌膚。

「等…等一下…」亞連氣喘吁吁的想推開他,這種晨間運動太刺激了會受不了,而且他好餓啊…

「不要。」神田霸道的箝住掙扎的雙手,繼續。

正當房內氣氛正激烈時,突然…

「拉比!!!把李娜莉還來!!!」柯穆伊室長的聲音在走廊上爆發,陣陣回音傳進了亞倫的房間裡。

「啊,是室長…」聽到聲音的亞連轉頭。

神田蹙眉,咬了亞連的胸膛一口「不專心要處罰。」

「亞連,房間借我躲一下…啊咧?」拉比闖進房間時看到的就是這副煽情的景象…和神田身上傳出的殺氣。

神田跨下床,緩緩抽出一旁的六幻。

破壞我的早餐,哼哼,拉比你死定了!

「六幻,發動!」

「啊!!!!!」

遠遠的柯穆伊室長聽見了拉比的慘叫聲,得意的笑了出來。

「原來躲在那裏,上吧柯姆林三號!!把拉比這隻章魚給我解決掉!」和我搶李娜莉的都是該死的章魚!!!

解決掉拉比的神田正準備回到床上繼續寵幸那株誘人的豆芽菜時,門又被炸了開來。

「啊咧?神田,拉比跑到哪去了?」柯穆伊室長的聲音在背後響起,神田剛砍完拉比還未發洩完的滿腔怒火瞬間爆發。

「六幻,發動!!」

「啊啊啊!柯姆林三號!!」

室長的慘叫聲和柯穆林三號的殘骸一起消失在天空微亮的東方。

嘛,反正最終都是要被吃掉的嘛,小豆芽菜。

中間的小插曲就不要太介意啦!

[R18][黑執事] 是的,少爺。 (賽巴斯欽 x 謝爾)

 *R18有

 

 

服侍完謝爾換上睡衣後,賽巴斯欽一如既往的轉身從旁邊的托盤上端起準備好的熱牛奶遞給謝爾。

『陪我睡。』 纖細的手指拽住執事的西裝下擺,語氣是命令。

執事微笑的臉龐沒有出現任何表情波動,但是卻少見的沒有回應。

『快點。』揪著的手很執著,還扯了幾下。

『是,我的少爺。』賽巴斯欽恭敬的鞠躬後,褪去鞋子半躺在了謝爾旁邊,隔著被子拍了拍他的身子。

『少爺請早點休息。』

『哼。』

謝爾蹭進賽巴斯欽的懷裡,撇了撇嘴。

『本少爺要睡了,乖乖當個抱枕不許動,吵醒我你就死定了。』

『是,我的少爺。』

 

賽巴斯欽的手輕輕的滑進睡袍裡撫摸著少年細膩的背脊。

像是拍撫著小貓一般的哄著謝爾入睡。

聽到懷裡的少年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似乎是睡著了呢。

賽巴斯欽嘴角始終帶著微笑。

輕拍著的手掌緩慢向下移動到謝爾的下身,隔著一層布料輕緩的揉搓著,感受到了跳動。

『賽巴斯欽你在幹嘛!』謝爾閉著眼睛突然出聲,赤紅的耳根顯示了他的羞赧。

『少爺讓我侍寢不就是想要這個嗎。』賽巴斯欽微笑著低頭靠近謝爾的臉龐,呼吸的熱氣吹拂在他臉上。

『我…我才沒有!』謝爾死命閉著眼睛嚷著。

『那是我誤會少爺的意思了。』移開揉撫著下身的手掌,塞巴斯欽摟著謝爾的身子,清淡的說著。

『少爺快點睡吧。』

謝爾咬著牙,已經被塞巴斯欽摸的硬挺的下身正難受,不由得夾緊了雙腿磨蹭。

哪有人這樣摸一摸又放手的啊!

偷偷摸摸的將手伸進褲子,小手藉著被子的掩蓋輕輕的套弄著自己,一邊忍著不發出聲音。

突然塞巴斯欽一把掀開被子,細長的眼眸帶著笑。

『少爺不睡覺在做什麼呢。』

真是淘氣的小貓。

謝爾赤紅著臉撇開視線

『這種事情交給執事就好了,少爺不用自己動手的。』

大掌覆上少年勃發的慾望,熟練的套弄著。

謝爾閉上眼,咬著唇。忍耐漲紅的臉龐在賽巴斯欽眼裡顯得特別美味。

『少爺有什麼需要都可以吩咐我的。』挺直地鼻子湊上少年的臉龐,賽巴斯欽伸出舌舔了一下。

『接下來少爺希望我怎麼做呢?』

謝爾憋了一肚子氣,卻又不知如何發洩,睜開眼瞪了伏在上方的執事一眼,豁出去了。

『服侍我。』高傲的抬起下巴,泛紅的臉龐卻洩漏了他的害羞。

『Yes, my lord.』

賽巴斯欽微笑著說,一邊褪下了謝爾的睡褲。

大掌抬起謝爾的臀部,英俊的臉龐湊了上去。舌頭輕輕的舔過少年的下身,而後將它含入口內舔舐。

『啊…』下身傳來的強烈感受讓謝爾不禁拱起了腰,手也緊緊的捉著身下的床單。

賽巴斯欽抬起妖艷的眸子,欣賞著謝爾的模樣。

啊啊,真是可口。

直起身子,賽巴斯欽吻住少年的唇。

在忍下去就不是惡魔了啊…

解開西裝褲頭,掏出自己的慾望,他淺笑著拉過少年的手。

『少爺想要更多嗎?』十足十惡魔的誘惑語氣。

謝爾睜著迷茫的眼睛,手指無意識的握住賽巴斯欽的下身。

『想要嗎?』文字隨著煽情的熱氣一起吹進謝爾泛紅的耳朵。

『啊…』執事的手指撫過敏感的前端,謝爾忍不住呻吟了一聲,握著男人慾望的手也緊了一緊。

那我就當做是要囉。

誰讓惡魔總是追逐著慾望的吶…

抱起了謝爾,讓他坐在自已腿上,身下的慾望一點一點的擠進少年身後的緊窒。

『等…等一下,賽巴斯欽…』少年突然恢復了一點理智,伸手推著賽巴斯欽的胸膛。『不行…』

虛軟的拒絕聽在惡魔耳裡不啻是種邀請。

『來不及了,我的少爺。』

執事一個挺腰,將自己完全送入少年體內。

『哈啊…』謝爾呻吟著,手指緊緊的掐入賽巴斯欽的手臂。

執事挺動著下身,將慾望一次次的送入少年體內,少年的慾望也被兩人的下腹緊緊夾住磨蹭,帶出一波波快感。

謝爾摟著賽巴斯欽的脖子,整個人被包裹在執事的懷抱裡搖搖欲墜。無力的承受著撞擊。

惡魔的體力似乎特別的好呢。

被放倒在床上的謝爾昏昏沉沉的想著,腦子被高潮攪的一塌糊塗。

 

疲憊的他只記得賽巴斯欽釋放在他體內後,抱著他到浴室清理了一番,替他換上乾爽的新睡袍,輕輕的抱回床上。

『晚安,我的少爺。』

一個吻落在額上。

『明天要早起唷。』

 

 

賽巴斯欽你這個惡魔!!

 

 

 

——–雜念———

這個配對好容易寫一寫就開始滾床單…(汗)

不,應該說這個配對就是寫來滾床單的!!!

真是太適合當做某人的生日禮物了!!XD

惡魔!!!

[R18][網王] 贏球的獎勵 (手塜X越前)

 *R18有

 

 

『Game set,越前 6:4 拿下此局。』裁判椅上的大石舉起手表示此局結束。

球場上的龍馬伸出手和對面的桃城相握。

『臭小子又輸給你了,真不甘心。今天好不容易有要贏的感覺了!』桃城笑著把球拍靠在肩膀上,伸手壓低龍馬的帽沿。

『呿,你還差的遠呢。』龍馬推高帽沿,驕傲的睨了高他快一顆頭的桃城一眼。

『恭喜啊,小不點,下一個就換我了,唷呼!』菊丸拎著拍子輕快的走進場內,和龍馬擊掌。

『對手是我。』不二微笑著跟在後方,

『要打賭嗎,輸了任憑對方處置。』

『啊咧,真的要賭嗎?我不會輸的喔,不二!』菊丸竊笑著開始幻想該怎麼處置不二。帶回家吧,嘻嘻。

眾人笑鬧著開始觀賞不二和菊丸的比賽。

 

『今天的練習就到這邊結束,大家辛苦了。』手塜照慣例在結束練習時將眾人聚集在一起,簡單的檢討過後便宣布解散。

『越前等一下到社團辦公室找我。』手塜突然丟下一句話,之後轉身離開。

『社長找你幹嘛?』桃城一手靠在龍馬的肩上,一手摸著下巴問道。

『誰知道,大概又要看什麼名人打球的影帶了吧。』龍馬聳聳肩,跟在手塜後方而去。

 

——————-

辦公室內靜悄悄的。

突然不知誰喘了一聲,便迅速被掩住嘴。

『今天練球很不認真,為什麼。』手塜單手將龍馬壓制在桌上,另一隻手探入龍馬的褲頭內。

『竟然被桃城拿下四分才開始逆轉,你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

鬆緊褲頭的運動褲輕易被褪下落在腳邊,被掩著嘴的龍馬臉更紅了。

『你以為到時候的都大會能像這樣遊戲嗎。』嘴上教訓著,手塜的手也慢條斯理的磨蹭著少年的下身。

龍馬喘氣的聲音被緊緊的藏在手塜的手掌後,偶爾一絲喘息竄出手指縫隙也讓他羞的滿臉通紅,緊緊咬著嘴唇。

煩死了要是被外面的人聽到怎麼辦啊!!

手塜將手掌移開,手指撫過龍馬咬的泛紅的嘴唇,俯身吻上。

另一隻手依舊那維持不急不徐的折磨,輕輕的挑弄著。

逗的身下的男孩顫抖不已。

『很有精神嘛,早上起床也是如此嗎。』大掌包握住少年的灼熱,開始徐緩的套弄。

『呃啊…』龍馬無力的躺在桌上。

總是如此欺負他的社長,他卻沒辦法討厭,甚至有一點,開心。

只是對於他每次惡意的擺弄感到羞恥,甚至對在社長手下高潮連連的自己感到不知所措。

到底該怎麼辦呀!

龍馬咬著唇,忍受著身下傳來折磨似的快感,貓眼瞅著手塜。

『這是邀請的意思嗎。』手塜嘴角勾出一抹弧度,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不是要這個!

龍馬羞的簡直想把臉埋起來,眼角都濕潤了。

『不是嗎,那你想要什麼呢?』像是會讀心般,手塜湊近龍馬的耳邊低喃著。

『不說出來我怎麼知道呢。』

進…進來…

龍馬簡直快要呻吟出聲,身下快感越來越強烈,手不禁揪緊了手塜的袖子。

感覺到手下的灼熱有越來越燙手的趨勢,手塜突然鬆手,將攤在桌上的龍馬拉起,反身擺弄成背對自己的姿勢。

褪下長褲釋放出自己的慾望,手塜靠著龍馬的臀部磨蹭著。

龍馬感受到身後的熱燙,回頭望著手塜。

『進去了喔。』在小貓眼神的注視下,手塜終於忍不住將自己送入男孩的體內。

啊啊,進來了。

手塜一邊抽送著,一邊不忘套弄少年的慾望。

『社長…』龍馬喘著氣喊著。

『噓…外面說不定有人呢。』大掌捂住龍馬的嘴,掩住他不停的喘息以及喊聲。卻掩不住自己濃厚的呼吸聲。

一直到發洩在龍馬體內,手塜的手都一直掩著他的嘴。

真是丟臉死了!

龍馬匆匆的抽了幾張面紙擦拭桌上的腥白液體,那是剛剛他在手塜的撫弄之後所留下的。

『如果真的被外面的人聽到怎麼辦。』回頭瞪了手塜一眼,嘀嘀咕咕的抱怨著。

手塜此時正坐在沙發上平緩著有些混亂的呼吸,同時瞧著赤裸的龍馬在眼前忙活著。

擦完桌上羞人的凌亂後,龍馬拾起地上的衣服開始著裝。

『都大會如果6:0完敗對手的話,會有獎勵。』手塜慢條斯理的撿起自己的長褲,套上。

『啊?』龍馬疑惑的回頭。

『獎勵。』手塜俯身吻住龍馬的唇。

期待吧。

 

龍馬呆楞著離開辦公室,回想著手塜剛說的話。

獎勵?如果處罰是這種讓人害羞的事,那獎勵會是什麼呢?

 

手塜望著龍馬離開的背影,唇邊帶著一絲意味不明的笑痕。

『會有獎勵喔。』

 

 

——-雜念———-

有一天突然夢到手塜盯著我說

『本社長想要給龍馬獎勵!』

於是乎有了這篇文…

 

雖然本命是不二 x 菊丸(笑) 

但是手塜大人就一臉我要play的臉啊啊啊啊啊

龍馬你就犧牲一下吧。

[DN] 永別 (月 x L)

 

 

 

『 天悶悶的

  討厭那種凝滯的沉重感

  連帶著心情也很固執

  終於

  是下起雨了

  濺在臉上的

  那點

  涼

  清醒了

  深植心底的…』

校園裡的陽光,今天似乎特別刺眼吶…

有著金色髮絲的男子垂眸,拾起落在腳邊的淺紅樹葉,對著太陽舉起,粉紅色的葉脈映進黑色瞳眸,染上了那抹…空洞。

L今天又沒來學校了。

丟下手中的葉子,站起身,月將沾在身上的灰塵拂去。

他今天的藉口是什麼?頭痛?肚子痛?大概又是昨天吃太多甜食了,那傢伙沒有一刻是停止吃東西的。
空洞的眼神添上抹溫柔,在想到那個名字的同時…

『夜神同學。』一個羞怯的聲音在他身邊響起,那抹溫柔迅速收回,月揚起淺笑,看著女孩。

『嗯?』是昨天跟他借筆記的同學。

『那個,謝謝你的筆記。』遞出手中的筆記本,女孩害羞的瞅著他,眼中帶著期待。

那是為什麼呢…多希望L也能這樣看著他。依舊勾著嘴角的笑,只是那笑不在眼裡。

收下筆記,月沒多說什麼。

看著女孩離去的背影,他轉身,離開校園。

縮著腳,L拎著房裡僅剩的一顆蘋果啃,兩眼直盯著螢幕眨也不眨。連月進到房裡了也沒有察覺。
渡悄悄的退出房間,關門。

『在看什麼。』清冷的男音在套房裡迴響。

『總部傳來的資料。』用吃剩的果核朝螢幕指著。手指不雅的拎著甩。

不動聲色的接過吃剩的殘餘,把一大片巧克力塞進L的手裡,還貼心的替他把外面的錫箔紙撕開。

『謝謝。』將巧克力叼在嘴裡,含糊的說了聲。

處理掉接過手的蘋果核,月回到沙發上落座,從身旁的紙袋中拿出包鹽味薯片,打開。

『所以這次Kira又是在搞什麼鬼…』喃喃自語著,L一邊順手從旁邊抓了把薯片配巧克力。

『嗯?』漫不經心的抬眸,瞥過螢幕上的顯示畫面,月輕蹙著眉,怎麼會。

『絕對要抓到Kira的。』啃下的餅乾碎屑落在褲上。

塑膠袋的摩擦聲懸在房裡凝滯的空氣中,沒有人開口。月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餅乾,L靜靜的啃著新拆封的巧克力,沉著。

『下雨了嗎?』L淡淡的問著。

『還沒。』

『嗯。』

月站起身,走到沙發後的大窗,他推開窗戶,沒有風。

他靠在窗邊看著。

『在看什麼?』L問著

『今天怎麼沒來學校?』

『學校很無聊。』L避開月的眼光,轉頭假裝認真的看著螢幕。

『至少也要跟我說一聲。』害我等了一天。

『說了你才不會讓我不去。』L小聲的嘀咕著

『我聽到了。』走到沙發旁,月坐回L身邊,嘆著氣將他摟住。

L轉過身不看他。

『不去學校會讓渡很困擾的。』把L拉回來,讓他的背靠在自己的懷裡,月在他的耳邊低喃。

『渡才不會在意這種事。』只有你會,小氣鬼。

L伸手去搆被丟在桌上的餅乾。

『就只知道吃。』月寵溺的幫他把餅乾拿過來,手依舊環著他的腰。

嘴裡雖然嘟嚷著月最小氣了之類的話,L卻仍是乖乖的任由他抱著。

『明天要不要去上課。』月的唇咬在L的耳上。普通的一句話,從月的口中說出卻讓L背脊一涼。

這句話直接翻譯過來的話是說明天他一定必須肯定絕對要去學校。
 
『去不去?』

『可以不去嗎?』佯裝成不在乎的樣子,L轉眼又撈了包巧克力到手裡。

人家說吃巧克力可以放鬆心情,他現在很需要,吸氣吐氣。

『可以。』身後的回答似乎顯的有點爽快。L疑惑的回頭卻碰上了等在後頭的唇。他連忙挪開。

月笑著,很開心。他喜歡看L臉紅的樣子,噢不,是驚慌失措的樣子。

『莫名奇妙。』

努力的不讓臉維持在發燒一般的火燙,L又開始吃巧克力,試圖轉移注意力,吸氣吐氣吸氣。

『嗯?』將臉埋在L纖細的頸邊,月的呼吸讓L的臉更紅了。吸氣吐氣吸氣吐氣。

『如果覺得呼吸困難我很樂意幫你做人工呼吸。』嘴對嘴。

月的話讓L的一口氣在喉頭緊急煞車。

『咳咳咳。』

『不用感謝我,我自願的。』勾著L的下巴轉過來,月的唇貼在他的頰上。『不過如果你要以身相許我也不介意。』

推開月,L為了掩飾故意惡聲惡氣的對他亂吼。

『走開啦,我要看Kira的資料了,不抓到他我就不去學校。』

臉色一沉,月鬆開手。

詫異於他的輕易妥協,L回頭。

『Kira比我重要就是了。』

雖然都是同一個人,不過月依然不悅,L總是比較重視Kira,這樣不公平,他明明就是Kira,Kira明明就是他。他幹麻要創造出這麼一個把L全部注意力吸引走的人呢?或許Kira根本就不該出現的,他想。

起身,他離開沙發,拿起隨意掛在一旁的外套。

『你要走了?』L問。

『嗯。』冷淡的應著話,月撇開頭,背對著的臉上,是失望。

望著月的背影,L咬著唇,不說話。

『他又不開心了。』L想。『每次只要和Kira扯上關係就這樣…』想法掠過,L低頭。

『走了。』拋下一句,月甩上門離開。

『月…』挽留在門關上之後才脫口而出,L跌坐回椅上,抱著膝蓋,臉埋進了雙腿中,讓沉默包圍…

不耐煩的敲著鍵盤,L卻怎麼也無法讓自己專注在螢幕前,視線不停的飄向擺在一旁的手機…一點動靜也沒有,平常該有的短訊聲一次也沒有響起。

『該不會是手機壞了。』拎起手機檢查,卻失望的發現鈴聲功能好好的運作著。

呆呆的盯著手機螢幕看著,心裡想著短訊聲會在下一秒響起而倒數著,卻只是…失望。

『像個笨蛋一樣…』嘴裡喃喃的說,把它丟到一旁,試著讓自己專注,卻在下一秒聽到手機響起而滿心歡喜的朝它撲去。

『不是他…』噘起嘴,刪掉垃圾簡訊。

不開心的把注意力轉回電腦,
迫自己專心。

『幹麼都不傳簡訊來。』盯著螢幕上滑動的字體嘴裡卻喃喃唸著。

是我的錯嗎,惹他不開心了。還是他覺得我任性。

『任性就任性,小心眼。』

撇開心頭的喧鬧,L開始專心研究剛更新完畢的資料。

蹙著眉,他看著近日越來越不利於月的調查。

他不說,是因為想要找出那癥結,卻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放縱於月的寵膩,私心的偏袒著。

『這是

我們的過去 和 未來…

還有那讓我不得不接受的 現在…』

[DG] 在你身邊 (神田X亞連)

 

 

 

 『你知道那豆芽菜到哪去了嗎?』

『我說,我會護衛著你到亞連那裡去』

『我會,在你身邊。』

——————————————————————————————————

『這株豆芽菜到底跑去哪了,被我找到他就死定了!』神田咬著牙,狠狠的說著。

喬尼疲憊的蹲坐在一旁,手裡的黑麵包又乾又硬著實讓人啃不下去,只好嘆了口氣,放下麵包。

『今天就先到這裡吧,該找地方休息了。』

一整天的詢問,探訪好累人。

神田不發一語,默默起身。

兩人在一家普通的小旅舍投宿。

躺在冷硬的木板床上,實體化的六幻放在身側。

雖然六幻在結晶化之後已經可以跟血液結合,但他依舊習慣手握著刀柄刀身的觸感。

閉上眼,心裡一點也不平靜。

『亞連,你到底在哪裡…』

『優…』

神田驚醒,猛的從床上坐起。

剛剛,是亞連的聲音嗎?還是因為太過想念才會產生的幻覺?

陰暗的房間,神田只聽見自己急促的呼吸聲。

他再次躺下,模糊中,似乎嗅到亞連的味道,他將眼睛閉的更緊了。

如果可以在夢中與他相遇也好,就算只是夢…

亞連從房間的角落中悄悄走出,坐在床畔,纖細蒼白的手指輕輕撫過神田烏黑的髮尾。

『不要再尋找我了…』嘆氣。

手忽然被緊緊握住,神田倏地睜開眼。

『你這株豆芽菜,以為我真的不知道你在這裡嗎。』

一把將亞連拉到床上,神田翻身壓制住他。

亞連抿著唇,轉頭。

『為什麼自己一個人走掉。』

神田伸手扣住亞連的下巴,強迫他與自己對視。

『讓你跟我一起逃跑,一起被追殺嗎!』亞連生氣說著,掙脫不開神田的手,他索性閉上眼不見為淨。

『至少這樣我可以在你身邊!』

神田的唇粗魯的落在亞連的鎖骨上,狠狠的啃了一口。

抬頭對上亞連濕潤的眼眸,他不禁深深嘆了一口氣,將臉埋進亞連的頸窩。

『你知道沒有你我都睡不好嗎…』他嘟嘟囔囔的抱怨。

『我也是。』手撫上烏潤的髮絲,亞連擁抱住胸前的神田,輕柔的吻落在額側。

兩人一夜未眠。

天剛亮,亞連起身準備離去。

神田捉住他的手臂。

『一起走。』

『可是…』亞連露出困擾的表情,『跟我走的話就沒有蕎麥麵可以吃了喔。』

神田生氣的湊上前咬了亞連的嘴唇一口。

『你以為是因為誰的關係害我這幾天都沒有吃到蕎麥麵的。』

『是喬尼。』亞連無辜的回望著神田。

『哼,我現在改吃豆芽菜還不行嗎。』

一手抓起床頭的六幻,一手牽起亞連的手,十指交扣握的很牢。

然後默默的拋下一句話。

『只要跟你在一起,都好。』

亞連笑了,相握的手緊了一緊,他將頭靠在神田的背後,滿足的笑了。

『我也是。』

——————-雜唸—————–

噢嗚,看完連載,看到神田說出『我會護衛著你到亞連那裡去』

腦袋裡面瞬間好多畫面阿阿阿阿

所以就寫了這篇短短的文,紀念神田難得如此坦承的說出自己的心願(?)

快飛奔到亞連的身邊吧!!!!!